■爭議多年後,最高法院裁定,大學體育聯盟不得限制院校向學生運動員提供教育補償和福利。    美聯社
■爭議多年後,最高法院裁定,大學體育聯盟不得限制院校向學生運動員提供教育補償和福利。 美聯社

大學運動員能否索取報酬的爭議持續多年後,終於迎來突破。最高法院裁定,大學體育聯盟(NCAA)不得限制院校向學生運動員提供教育資助及福利。雖然這次裁決不涉及薪酬、商業贊助等其他形式的獎勵,但相關部分還有案件待審,不排除運動員將迎來更多好消息。

綜合美聯社及CNBC報道,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21日一致裁定,維持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早前的裁決。隨著禁令鬆綁,院校未來招募學生運動員時,除了已經准許的獎學金外,還可以提供價值數以萬元計的其他教育資助福利,比如補習資助、海外留學資格、研究生獎學金等等。

NCAA現時規定,學生運動員不能受薪,大學提供的獎學金總額也不得超過學費,聯盟在訴訟中辯稱,學界運動員屬於業餘性質,必須維持這項傳統。

在這宗案件中,多名已經畢業的學生運動員聯袂入稟,挑戰NCAA對學界第一組別(Division One)籃球和橄欖球的福利限制。參與興訟的前欖球員阿爾斯頓(Shawne Alston)批評NCAA規例不公,已經違反聯邦反壟斷法。

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在判詞中表示,NCAA維持現狀的話,等於不受反壟斷法制約,立場難以讓法庭接受。戈薩奇承認學生運動員的情況特殊,歡迎NCAA等各界討論待遇問題,甚至可要求國會立法授予豁免權,畢竟類似情況已有先例,但在現有法律下卻不能如此。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回應時支持最高法院的裁決,形容學生運動員同樣辛勤工作,不應該受到剝削,可以獲得公平補償。

這次案件並未涉及薪資、代言報酬等部分。環繞這些爭議,原告人之一的阿爾斯頓同樣也已發起訴訟,要求推翻NCAA的限制,但案件尚未提呈最高法院。在這個部分,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21日表示,NCAA同樣有違反壟斷法之嫌,學界體育不能凌駕法律,必須和其他行業相一致。

學生運動員的報酬問題持續多年,歷年來不斷有人批評,NCAA每年從電視轉播、廣告等渠道坐收數以十億計巨款,但運動員卻只能賺取微薄的獎學金,已經構成剝削。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