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駁回對2010年生效的《可負擔健保法》(ACA)的最新挑戰,標誌著對奧巴馬健保改革的主要法律訴訟已經走到盡頭。   資料圖片
■最高法院駁回對2010年生效的《可負擔健保法》(ACA)的最新挑戰,標誌著對奧巴馬健保改革的主要法律訴訟已經走到盡頭。 資料圖片

最高法院17日以7:2拒絕共和黨州對奧巴馬健保提出的訴訟,再次讓《可負擔健保法》(Affordable Care Act)獲得保留。

綜合《華爾街日報》和美聯社報道,在國會2017年取消《可負擔健保法》中強制購保否則將罰款的規定後,德州等共和黨州在特朗普政府支持下發起訴訟,指強制購保是《可負擔健保法》的基礎,沒有了這一基礎,法案的其他部分也應取消。

但高院當天在大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撰寫的多數派裁決中稱,高院沒有看到原告因取消罰款而受到任何傷害,因此缺乏提出訴訟的法律上的相關性。判決寫道,「我們沒有討論法案的有效性問題,德州和其他原告在訴訟中缺乏提出這些問題所需具備的相關性。」

裁決凸顯了高院雖然近幾年增加了3位保守大法官,但仍能夠找到廣泛同盟,在敏感案件上支持中間結果。

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加入多數派裁決,去年10月民主黨反對確認提名巴瑞特出任大法官時,主要的理由就是認為她會反對《可負擔健保法》。

高院的這次裁決可能標誌著針對奧巴馬健保的主要法律挑戰已經走到盡頭,過去十年,保守派律師一直將《可負擔健保法》作為頭號目標。裁決頒布後,總統拜登通過推特稱讚《可負擔健保法》的作用,並鼓勵更多人加入奧巴馬健保。拜登政府和民主黨正在擴充《可負擔健保法》,拜登將之視為推動美國全民擁有健保的基石。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加入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反對多數派的裁決。阿利托在撰寫的反對意見書中批評,多數派逃避保守派多年來一直爭辯的違憲改革聯邦健保的憲法問題,稱這次裁決是依照前兩次的模式,再次讓面臨嚴重威脅的《可負擔健保法》逃過一劫。

德州共和黨籍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帶頭發起了這一訴訟。其發言人表示,帕克斯頓會繼續抗擊這一法律,他只是才開始而已。眾院少數黨(共和黨)領導人麥卡錫和其他共和黨高層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裁決無法改變奧巴馬健保未能履行承諾的和傷害辛勤工作美國家庭的事實,國會應該一起來改善美國人的健保。目前大約有3100萬人因《可負擔健保法》而享有健保,如果高院取消《可負擔健保法》,聯邦健保政策將須重新設定,讓市場陷入混亂。包括醫院和保險組織在內的健保行業的官員,多對高院的最新裁決感到鬆了一口氣。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