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消退,但很多亞裔因擔心仇恨和暴力襲擊持續,仍不敢在公共場所活動。在德州從事技術工作的朱麗莉說,自己已不再坐巴士,也不知道今後是否還會單獨坐巴士。    
紐約時報圖片
■疫情消退,但很多亞裔因擔心仇恨和暴力襲擊持續,仍不敢在公共場所活動。在德州從事技術工作的朱麗莉說,自己已不再坐巴士,也不知道今後是否還會單獨坐巴士。 紐約時報圖片

雖然疫情消退,千百萬美國人正在恢復正常生活,但很多亞裔卻因擔心仇恨和暴力襲擊持續,仍然不敢在公共場所活動。

據《紐約時報》報道,學校結束遠程教學,公司開始叫員工回去上班,美國重新開放卻讓亞裔出現新的擔憂,他們害怕乘巴士或到自己喜歡的咖啡館,擔心會被襲擊。對全美各地十多位亞裔的採訪發現,他們仍然擔心著自己的安全,繼續保持著警惕,一些人仍不坐地鐵、公交,一些人不去餐廳,還有人擔心又要出差或將結束遠程工作。

對亞裔的襲擊事件仍在繼續,讓亞裔無法不擔驚受怕,他們希望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種疫苗、疫情開始消退,仇恨和襲擊亞裔的威脅將會減少,但他們都表達了相同的擔憂–沒有疫苗能防止偏執。

在德州Pflugerville從事技術工作、今年30歲的朱麗莉(Lily Zhu,音譯,下同)說,這種偏執深深存在著,「當我們打疫苗時,標誌著奇怪的封凍的一年結束,但偏執卻仍然存在著」。她表示自己已不再坐巴士,也不知道今後是否還會單獨坐巴士。

當她重回公共場所時,她覺得去奧斯汀的韓亞龍(H Market)或大華超市(99 Ranch Market)等亞裔超市,更讓她安心。

她擔心自己在俄亥俄州的父母,他們已恢復乘坐捷運到克利夫蘭市中心參加藝術班,但現在已經有一把槍用來防身。

住在費城唐人街的林曼蒂(Mandy Lin)只在附近的超市購買食物,她的先生會從上班的超市帶回其它需要的東西。

她上四年級的9歲兒子,現在每天仍在家上網課,而他的很多同學已回校上課。林曼蒂擔心兒子因為不能和同學在一起,學習成績會進一步落後,但她不想讓孩子回校上課,從家到校2英里,林曼蒂害怕安全出問題。孩子的奶奶天天待在家裡,一家人如果想健身,就在公寓樓的停車場裡走走,或到周圍的公園轉轉。

很多亞裔表示,他們現在都在試圖找到一種平衡,在公共場合能盡量讓自己感到安心,這會讓他們出去散步時都要費心思考一番:戴口罩是保護自己還是會招來不必要的注意?白天是不是比晚上更安全?在亞裔社區是更安全還是更可能被襲擊?

雖然聯邦政府頒布新法加強對襲擊亞裔的執法行動,但很多人仍感到害怕,在智庫「杜魯門國家安全計劃」(Truman National Security Project)擔任政治合作夥伴的樂傑夫(Jeff Le)說,「社會越是開放,意味著威脅會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