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塞爾籌資速度驚人。推特
班塞爾籌資速度驚人。推特

去年1月,莫德納的執行長斯特凡·班塞爾(Stephane Bancel)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當時他總結說,世界正處於100多年來最嚴重的疫情大流行的邊緣。到那時,新冠病毒的存在已廣為人知,班塞爾自2011年起一直擔任莫德納(Moderna)高層,莫德納已經與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合作研發疫苗。班塞爾最初認為新冠病毒可能像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一樣受到控制。但是他後來意識到可能爆發的嚴重性。

按生物技術標準成立的年輕公司,莫德納準備在破紀錄的時間內開發出新冠疫苗,當時疫情證明班塞爾掌權十年期間其發展速度之快。當風險投資家·阿費揚2011年初與他就任首席執行官一事接洽時,班瑟爾當時就在法國評估這項工作,最初反對。

就經營一家專注於mRNA的公司的想法,班塞爾說,「起初我告訴他,他瘋了,這永遠都行不通。但是我意識到,如果它能起作用,它將永遠改變醫學。」

班塞爾的速度驚人,以其能夠從私人和公共部門為莫德納籌集數十億美元現金而聞名。 2018年,該公司完成有史以來最大生物科技首次公開募股,估值達到75億美元。其他生物技術高管私下不相信,投資者願意將這麼多現金交給一家在科學領域工作未經測試的公司。

即使在今天,莫德納仍未獲得單一疫苗或藥品的正規全面監管批准:它的疫苗是在未經正常程序批准緊急使用授權下提供給人。 「他們對班塞爾的最嚴重侮辱是稱他為『厲害的募款人』,實際上是明褒暗貶。」阿菲揚對班塞爾的批評說。

但是,如果莫德納聘請的是謹慎有餘而籌款速度慢的首席執行官,那麼在新冠病毒爆發之前,該公司可能還沒有為寨卡(Zika)和鉅細胞病毒等其他傳染病研發出mRNA疫苗。而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會在2018年7月在馬薩諸塞州的工廠破土動工。莫德納承認欠卡里科和魏斯曼一筆帳,「如果沒有他們和他們的基本創見,這個故事就無法完成,」其總裁兼班塞爾的代表史蒂芬·霍格(Stephen Hoge)說。但是該公司堅持認為,它所做的不只是將他們的科學發現商業化。

該公司於2015年首次在人體測試此類疫苗,於2016年進行第二次測試,然後在2016年至2019年之間又進行9次疫苗測試。到疫情大爆發時,它已經確定技術可行。但是新冠病毒是第一次大規模使用。

部分由於莫德納的成功,mRNA疫苗的潛力也引起業界關注。 2018年,輝瑞與德國BioNTech簽署價值高達4.25億美元的合作夥伴協議。當時,BioNTech主要致力於利用mRNA來開發直接注射到腫瘤中的抗癌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