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學家卡里科鑽研遺傳物質如何傳遞訊息多年。	賓州大學官網
女科學家卡里科鑽研遺傳物質如何傳遞訊息多年。 賓州大學官網

來自匈牙利的卡塔琳·卡里科(Katalin Kariko)早自1980年代就從事核糖核酸(RNA)分子的研究,後來在美國賓州的天普大學 (Temple University)找到工作,但學術生涯非常不穩定的,經費一直處於耗盡邊緣,「我常得依靠別人的憐憫。」但是卡里科從未對mRNA可能成為挽救生命藥物或疫苗的潛力充滿信心。

1997年,卡里科開始與該大學的一名研究員魏斯曼(Drew Weissman)搭檔。經過八年的合作,兩人取得重大突破,這是新冠病毒 mRNA疫苗的關鍵:他們發現,通過對mRNA進行化學修飾,可以將其插入樹突狀細胞而不會激活免疫反應,實際上是誘騙細胞以為分子是在體內而不是實驗室內產生的。至少從理論上講,這意味著mRNA可以轉化為人類的療法。卡里科說:「這就像夢想成真。」 「『天哪,』我說。 『現在我們可以使用它。』」

然而,進展仍然遙遙無期。即使他們發表了發現,來自科學基金提供者的拒絕信仍在不斷堆積。 「我們倆都知道有巨大的潛力,」魏斯曼說。 「問題是,我們無法說服其他任何人。」

另一位科學家幫助他們將夢想變成現實。時任哈佛醫學院助理教授的德里克·羅西(Derrick Rossi)2008年試圖利用mRNA來製造幹細胞(即尚未發育成特定類型的未成熟細胞)例如大腦或肌肉細胞。當羅西尋找解決方案時,他偶然發現卡里科和魏斯曼在2005年發表的研究論文,該論文在科學世界中並未引起人們的注意。文章結尾使他特別感興趣,這表明他們的成就還有很多值得挖掘:「從這項研究中獲得的結果…為治療性RNA的設計提供未來的方向。」

羅西對卡里科和魏斯曼開創的mRNA進行化學修飾後,作出了前兩者未竟的實驗。火炬的接力從卡里科和魏斯曼傳到羅西。他的發現發表於2010年,廣受讚譽,但為了將他的發現轉變為醫學現實,羅西需要很多資金。這意味著要創建一家能夠從投資者那裡籌集現金的私營企業。

他很快找到了相信他們的麻省理工學院的化學工程師鮑勃·朗格(Bob Langer),他也是生物技術界的巨人。朗格回憶說:「羅西給我看了幻燈片,並說他有興趣創辦一家公司,我想,『哎呀,那太好了。』」

隨後,他將羅西介紹給了風險投資家努巴·阿費揚(Noubar Afeyan),他於2000年曾創立旗艦開拓者(Flagship Pioneering)公司,並於2010年成立一家將科學商業化的公司。它的名字叫莫德納(Moder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