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最近發生的針對亞裔的槍擊及暴力襲擊事件的回應,暴露了亞裔社區中在種族歧視問題上的代溝:很多年輕人認為要站出來發聲抗爭;而他們的長輩對那些罪案卻敢怒不敢言,唯恐惹禍上身,似乎更願意強調自我奮鬥及安分守己。

綜合美聯及新聞網站winknews報道,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地區3月發生包括6名亞裔女子在內的8人死水療中心槍擊事件後,31歲的亞裔女子克萊爾‧徐(Claire Xu,音譯,下同)協助組織集會,譴責這些針對亞裔的暴力。集會獲得權益人士、民選官員及社區成員的廣泛支持,但卻遭到她父母的反對。她的父母認為她寫文章討伐便可,不想她拋頭露面惹禍上身。

在亞特蘭大地區擔任牧師的秦太伊(Tae Chin)也有類似經歷。他的韓裔岳母也敦促他不要將注意力集中在種族問題上,同時質疑那些死者的按摩工作性質。遇害的人中有4人是韓裔。秦泰伊說,岳母在槍擊事件後打來電話,叮囑他「只要努力工作、生活,做個好人就好了」。

協助歲克萊爾‧徐在亞特蘭大市中心舉行集會抗議活動的埃里森‧王(Allison Wang)表示,她父母的反應也幾乎如出一轍,認為她的抗議是浪費時間,將精力集中在職業與家庭上更重要,感覺抗議不會真正有作用。

全美華人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主席、73歲的李秀蘭指出,「不要鬧事,不要參與其中」通常是老一輩華人的想法。不過報道稱,並非所有亞裔老人對暴力都是逆來順受,也有部分老人參與了反仇恨亞裔的示威。

報道提及另一個問題–老一輩不願意將自己統稱為亞裔,更願意將自己較嚴格劃分範圍較小的華裔或越南裔社區。社區領導人認為,類似想法可能導致分裂,有礙亞裔作為一個族裔團體更好發揮作用。

與此同時,歷史學家及權益人士指出,亞裔移民也面對「模範少數族裔」刻板形象的額外負擔。他們被描繪為勤勞、守法和無可厚非的人,他們的成功被歸功於這些特徵。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針對亞裔的暴力事件大幅飆升,這一現象至今仍在持續。加州州立大學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美16個大城市,今年第一季度這類罪案比去年同期大增164%,其中紐約市的增幅最大,達223%,報案數字從13宗增至42宗,三藩市從5宗增至12宗,增幅140%。波士頓及洛杉磯的增幅分別為80%及60%。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