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員跪頸致死的案件,控辯雙方結案陳詞,左圖為控方檢察官舒萊切爾,右圖為辯方律師尼爾森。雙方完成結案陳詞後,陪審團退庭商議。      美聯社
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員跪頸致死的案件,控辯雙方結案陳詞,左圖為控方檢察官舒萊切爾,右圖為辯方律師尼爾森。雙方完成結案陳詞後,陪審團退庭商議。 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喬文涉嫌謀殺非裔男子佛洛伊德的案件,經過3周審訊後19日控辯雙方作出結案陳詞。雙方據理力爭,致力說服12位陪審員,作出對各自有利的裁決。
綜合《華爾街日報》及美聯社報道,控辯雙方當天均大量使用案發時的視像錄影。檢察官請求陪審員相信他們自己的眼睛,以喬文用膝蓋壓住躺在地上的佛洛伊德的頸部超過9分鐘為證據,支持他們對喬文提出的謀殺指控。而喬文的辯護律師則反复展示佛洛伊德極力掙扎試圖擺脫多名警察拘捕的錄影,以證明喬文使用武力合理。
控辯雙方在結案陳詞期間共使用了約166段視頻錄影。這些視頻來自旁觀者、警察隨身攝錄機、街道治安攝錄機及便利店的保安監控。
檢察官在結案陳詞中播出5個錄影剪輯,顯示佛洛伊德請求警察不要將他放進警車內,以及喬文無視在場人群中有人提出向佛洛伊德提供幫助的要求,以及一名警察問道,他們是否應該將佛洛伊德翻轉身體。他們還再次展示之前只向陪審員出示的解剖照片,顯示佛洛伊德被壓在地時臉上、肩膀及手指關節上被刮傷的傷痕及瘀傷。
控方特別助理總檢察長舒萊切爾(Steve Schleicher)將重點放在佛洛伊德被壓在地面長達9分鐘29秒這一事實上,稱這宗案件正正就是陪審員看到錄影帶時第一時間的想法。他告訴陪審員們,「你們可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指出,「這就是直覺中的感受。你現在心中所知道的,那不是警察執法,那是謀殺。」
但辯護律師尼爾森(Eric Nelson)則辯稱,佛洛伊德是死於心臟病及在他體內發現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和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他要求陪審員考慮,一名警察應如何合理處理一個不執行命令、反抗不肯進入警車的人,而這個人當時似乎還受到毒品或酒精的影響。尼爾森還播出來自不同警察隨身攝錄機拍攝的錄影帶,顯示警察試圖將掙扎反抗的佛洛伊德關進警車裡。他還播出街頭攝錄機的錄影帶,顯示警員在與車內的反抗佛洛伊德交手時,警車劇烈晃動。
尼爾森指出,一個行事合符情理的警察將依賴他的訓練及經驗執法。他同時提醒陪審員,「這個州未能負起責任證實,指喬文有罪是超出合理懷疑的範疇」。
尼爾森告訴陪審團,如果一個警察的行動用警察在執勤時合理使用武力的標準衡量有理由那樣做,就沒有犯罪。他還告訴陪審團,若要定罪,陪審員必須找出喬文不合理的行動。這意味著,陪審圖要相信在同樣情況下,一個行事合乎情理的警察應採取截然不同的行動。
喬文被控多項罪名,包括二級謀殺、三級謀殺及二級誤殺。如果陪審團裁定罪成,必須認為喬文的行動是導致佛洛伊德死亡的實質性因素。控辯雙方結案陳詞後,由6名白人及6名非裔組成的陪審團開始審議,決定對喬文的控罪是否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