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接連發生非裔民眾被警員執法導致死亡的案件後,問題已經引起司法部重視,為此下令廢除特朗普時代的政策,部門首長可以無需獲得同意法令,就對警方展開全面調查,藉此迫使警隊改革。

綜合美聯社及《紐約時報》報道,根據政府流程,以往司法部促請警隊改革時,需與執法機關在內的政府部門取得協議,然後再提交法院獲得批准,為警隊日後運作制定路線圖。在前總統奧巴馬任內,時任司法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積極以此監督警隊,除了調查涉嫌濫權執法的個案外,也會在必要時要求整頓。在當年的案件中,密蘇里州18歲非裔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以及巴爾的摩25歲男子格雷(Freddie Gray)的案件均屬此例。

到了特朗普時代,首任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在2018年11月辭職前不久發布備忘錄,提出多項條件約束司法部在這方面的權力,包括部門律師須向政治任命官員獲取批准,以及法令具有結束期限,不能延續到檢討或整頓完成等。

然而在這段時間,明尼蘇達州發生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疑被警員跪頸致死的案件案,同在明州的非裔男子懷特(Daunte Wright)被槍殺,芝加哥13歲男童托萊多(Adam Toledo)也被警員擊斃,在連串事件引起公眾關注,甚至一度觸發大規模抗議示威後,司法部長加蘭在16日簽發新的備忘錄,廢除賽辛斯定下的所有限制,強調部門將利用所有適當的法律權力,捍衛公民權益。

加蘭表示,司法部需要檢討其他政府部門有否違法,必要時可以採取迅速而有效的強制行動,聯邦政府以往也有大量引用此法的先例,曾以此保證教育機會均等以及捍衛宗教自由。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