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婦人羅素非常害怕離開住所,無法應付與他人交談的壓力,需要服用抗抑鬱藥配合治療。美聯社
■佛州婦人羅素非常害怕離開住所,無法應付與他人交談的壓力,需要服用抗抑鬱藥配合治療。美聯社

疫苗接種計劃繼續快速進行,但美國心理學會(APA)最新報告指,有近50%國民報稱患上「重返恐懼症」(re-entry fear),未必能夠重拾昔日的生活,有在家工作的獨居漢更明言已經習慣自我隔離,有意在餘生都繼續與世隔絕。

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佛州婦人羅素(Nicole Russell)就是「重返恐懼症」患者之一,她說非常害怕離開邁阿密的住所,每次外出後都會躲在睡房幾天,白天睡覺,晚上則瘋狂檢查社交媒體更新,甚至用牙刷擦洗地板,但不敢跟同住家人有任何互動,包括11歲的女兒。羅素承認,她無法應付與他人交談的壓力,需要服用抗抑鬱藥配合治療,「我根本沒有在活著」。

美國心理學會表示,「重返恐懼症」現象會使患者應付住所以外的小任務,例如去雜貨店補給或返回辦公室,精神上都會感到不堪重負。伊利諾州獨居漢彼得拉茲(Thomas Pietrasz)在芝加哥郊區的住所工作,他毋須出外上班,但隨著人們對疫苗接種後生活的談論愈來愈多,他的焦慮感明顯惡化。

彼得拉茲表示他已習慣躲在家裡,享受路邊取貨和宅配的便利,避開所有與其他人互動的情況。然而同一時間,他飲酒和吸食大麻的數量也有所增加,並且承認自己的焦慮其實與社交互動有關,與擔心染疫沾不上邊,「我無法重回昔日的生活,是全心全意地打算繼續孤立自己」。

在線心理健康組織Talkspace有大約5萬名客戶,臨床內容主管塞巴斯(Amy Cirbus)表示,人們在疫苗面世後有各種不同反應,有人對於可以回復正常日子感到釋懷,但有人心理上會感到掙扎,很多人都因為還沒有準備好重返往日生活而焦慮不安。

有心理學家也指,有些人即便在安全的社交距離下,甚至是已經接種疫苗後,面對朋友邀約見面也會諸多推搪。精神科醫生布雷格曼(Arthur Bregman)形容,在佛州邁阿密遇到一些「洞穴綜合症」(cave syndrome)的極端病例,這類患者的嚴重程度達到無法外出。

布雷格曼一直在研究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對全球的心理影響,他說封城之後,大約40%人口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他們最終花了10年才能擺脫困境。美國心理學會的調查也顯示,疫苗無助平復人們思緒,有48%成年人接種疫苗後仍會感到不安。

兒童和青少年尤其容易受到傷害。在疫情爆發之前,17歲少女艾琳(Erin)有很多密友,但首都華盛頓封城後,她與密友的互動逐漸減少,現在更幾乎不會跟密友聊天。艾琳在社交網站寫道,一年前外出的時候,總希望遇到在學校的朋友,然後一起去歷險,但她現在很害怕離家,「因為我怕會遇到學校的朋友然後去歷險」。

多名專家都認為,雖然有患者可能需要藥物治療,但患者以小步驟方式重投生活,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之一,他們去商店或結識朋友的次數愈多,便愈會發現之前遺忘的社交互動樂趣,並且了解到世界上大部分地方都沒有改變,心理上會變得更容易重新出發。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