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早年成立研究中國的重要學術機構
美國早年成立研究中國的重要學術機構

1970年代,由於對獲取原始資料的困難以及民眾的興趣缺缺,美國對中國的獎學金嚴重短缺。經過數十年的變化,美國決策者和外交官對中國有更詳細的了解嗎?對於這個問題,王冀認為,老成凋零之後,下一代專家如何更了解當代中國,開始變得更加重要。

王冀表示,在冷戰期間,很難獲得有關中國的信息,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使中國進一步關閉之時。儘管缺乏聯繫,但是在20世紀60年代後期,學術界不斷推動人們更了解中國。例如領導哈佛中國研究的費正清(John K. Fairbank)和哥倫比亞大學的林白克或譯林德貝克(John Linbeck)和鮑大可(A. Doak Barnett)是該研究中國風潮的領導者,開始形成推動與中國更多接觸的組織。王冀記得他在1966年參加了「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是美國的非政府組織)的創始會議。有100多個人聚集在華盛頓特區參加了會議,其中包括柯樂博(O. Edmund Clubb)等人,他們以前曾是紅色恐慌的受害者。 1968年,「中國研究資料中心」(Center for Chinese Research Materials)及「中國大陸學術交流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Mainland China)先後成立。學者們承認,必須對中國有更深刻的了解,才能更能了解美中關係。當和解開始時,這種互動會增加,並在當時由白宮政府認同。舉例來說,如果美國能夠更理解中國與蘇聯的關係,並且了解中蘇分裂,那麼和解可能會更快發生。

王冀表示,基本上從頭開始建立美中關係的重要中國專家如今多已謝世。哈佛大學的傅高義(Ezra Vogel)於去年12月去世。當前一代的政策制定者及其顧問對中國的興趣和對中國的了解與他們的前任不同。王冀認為,下一代美國專家如何更了解當代中國,開始變得更加重要。

將當前的關係狀態稱為「歷史低點」已成為事實。作為歷史學教授,以及親身經歷過美中關係歷史,會認為這種看法有多準確?當代處於美中關係的未知領域中嗎?王冀認為,中國與50年前截然不同,即使與十年前都不同。但是,美國的決策者未能充分理解當今的中國,也無法調整其政策以更能適應當前的全球氣候。如果不對中國政府的動機和優先事項有清晰的了解,中美之間的不信任和緊張局勢只會加劇。

在美國和中國,兩國外交路線愈趨強硬。這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尤為明顯。但到目前為止,在拜登政府領導下的緊張關係仍在繼續。各自在其國內用來吸引聽眾的苛刻用語只會加劇不信任感,使雙方解決實質性問題或達成任何形式的共識都更加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