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的四月十日,美國一位年輕的「乒乓外交」團隊前成員霍弗羅斯(Judy Hoarfrost),1971年因為接受中國的邀請,成為首批到中國進行巡迴賽的美國運動員。美聯社
五十年前的四月十日,美國一位年輕的「乒乓外交」團隊前成員霍弗羅斯(Judy Hoarfrost),1971年因為接受中國的邀請,成為首批到中國進行巡迴賽的美國運動員。美聯社

早年曾致力於美中學術交流的王冀,曾協助領導1970年代中美之間的一些最早的學術交流計劃。這些人際之間的交流對於當時的中美總體關係有何價值?在日益增加的壓力下,人際之間的交流在當今的雙邊關係中起什麼作用?

對這個問題,王冀受訪時認為,人與人之間、學術界和其他非正式交流,在加強雙邊關係和鼓勵相互了解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很容易被錯誤地低估。這些互動為建立更多的官方關係奠定了基礎,並為理解奠定了基礎。它們填補了其他形式的外交不足的空白,並在官方渠道受到壓力或受到限制時將這種關係 保持在一起。

當年美中的乒乓球賽,為中美兩國相互發出信號,表示他們將對改善聯繫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而且,在尼克松1972年著名的中國之行之後,首先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其他非正式接觸,在政府逐步走向正常化的同時,建立了聯繫、理解和信任。

尼克松出訪後,王冀代表美國政府率先來到中國,建立圖書館和教育交流處。交流有助於雙方更能了解彼此,並建立了交流和信息交流的渠道。

在看到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官方交往陷入停頓之後,美國曾派駐中國的何志立(John Herbert Holdridge)大使,恆安石(Arthur W. Hummel Jr.)大使和他意識到,在官方緊張時期,進行這種交流的需求更加明顯。他們成立「美中政策基金會」(US-China Policy Foundation),以幫助解決這一問題。當官方緊張局勢加劇時,非正式的交流可以保持開放的溝通,幫助消除誤解並建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