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警察局專家史丁格以原告證人身分作供。 
美聯社
■洛杉磯警察局專家史丁格以原告證人身分作供。 美聯社

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察壓頸致死案審訊進入第8天,熟悉警方執法程序的專家作供時表示,主被告喬文(Derek Chauvin)沒必要使用致命武力,警員指現場民眾影響執法的供詞也缺乏說服力。

綜合美聯社、《紐約時報》及CNN報道,控方7日傳召洛杉磯警局的專家史丁格(Jody Stiger)作供,他形容佛洛伊德被制服在地後,相隔長時間才被救護人員移至擔架床上,期間頸部一直被喬文跪壓,這個動作足以造成致命的「體位窒息」(Positional asphyxia)。史丁格亦同意檢察官的描述,相信喬文沒有放鬆膝蓋的力度,考慮到現場共有3名警員參與制服佛洛伊德,另有2人候命,其實不應該使用任何武力。

史丁格又表示,喬文的隨身錄影顯示他曾捉住佛洛伊德的手指,試圖讓佛洛伊德疼痛後就範,雖然辯方解釋說,圍觀人群對警員帶有敵意,因此影響了警員的決策,但問題在於群眾沒有威脅喬文或其他警員的安危,部分人只是拍攝現場情況,有些人只是關注佛洛伊德的狀況,不見得有人打算對警員不利。

史丁格詳細形容說。佛洛伊德最初明顯拒捕,也不願進入警車,當時警員使用武力還屬正當行為,佛洛伊德首次被按在地上時也曾腳踢警員,可是不久後佛洛伊德俯臥在地,也慢慢停止了反抗,這時候警員就應適可而止。

對於喬文的辯護律師尼爾森(Eric Nelson)曾表示,片段顯示喬文跪在佛洛伊德的肩上而非頸部,史丁格不排除期間喬文可能轉移重心,但從圖片和錄像可見,他的膝蓋似乎都壓在佛洛伊德頸上。

聆訊的另一個焦點,在於佛洛伊德曾否濫藥。鑑證專家7日作供表示,佛洛伊德的車上發現芬太尼(fentanyl)與俗稱「冰毒」的甲基苯丙胺 (Methamphetamine)。明州刑事拘捕局(BCA)探員雷耶森(James Reyerson)出庭作供時,一度同意辯方的說法,表示佛洛伊德曾承認自己「嗑了太多藥」,但觀看完整影片後,改稱佛洛伊德說的其實是「我沒嗑藥」。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