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亞裔移民以往普遍認為,自己身為少數族裔只要安分守己不惹麻煩,就能努力追求美國夢,然而過去一年排斥亞裔的仇恨襲擊接連發生,不少人驀然發現爭取公義還需依靠自己,因此以各種形式首次發聲,既為自己也為同胞謀求平等。

《華爾街日報》報道,自從亞特蘭大水療中心槍擊案發生後,全國成千上萬的亞裔走上街頭,當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參加示威。在矽谷出任工業設計師的班.鄧(Ben Tang,音譯,下同)便是其中一人,他表示自己由中國來美已有20載,並已歸化入籍,之前雖經歷過種族歧視但從不擔心人身安全,只是1年前他與6歲女兒在公園散步時,竟遭一群路過的年輕男子吐口水,從此外出時提高了警惕。

水療中心槍案發生之後的周末,班.鄧首次參加政治集會,認為必須站出來表達訴求。也有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留言,表示針對亞裔的仇恨罪行猖獗後,自己也身受其害。部分人第一代移民也首次與孩子談論種族問題,嘗試釐清亞裔作為少數族群的定位。

32歲的移民艾蔻.雷(Echo Lei)也表示,自己10年前來美,這次槍擊案後與丈夫參加了紐約的集會,一方面為了社區安穩,另一方面也想為孩子營造平靜環境。

德州的民主黨籍州眾議員吳元之(Gene Wu)表示,現在許多同胞開始檢討思維,發現就算不強出頭、只努力掙錢、扮演良好公民,並不代表自己就能免受威脅,新冠疫情已經改變了這個格局,即使默不作聲默默耕耘,懷有種族歧視思想的人還是會以暴力滋擾他們的生活。

加州州立大學聖伯納丁諾分校的研究顯示,在2019年至2020年間,全國16座大城市針對亞裔的仇恨罪行激增近1倍半。在各宗案件中,三藩市一名75歲婦人上月在街頭受襲,幸而還能擊退施襲的白人男子。

另外在紐約市,一名65歲菲律賓裔女子遭人腳踢胸部,再加上亞特蘭大的水療中心槍擊案,都令亞裔人心惶惶。

華人權益促進會行政主任崔貞文(Cynthia Choi)則表示,自己去年3月設立「停止仇視亞太裔」(Stop AAPI Hate)平台後,開始記錄針對亞裔的仇視事件,至今募集到不少捐款,可見不少人都希望有所行動。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