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伴隨日常生活超過一年,不少人仍然尚未適應,特別是分辨眼前人方面,無論是同事、朋友、鄰居,甚至是家人,都可能隨時陷入無法識別的尷尬境地。

《華盛頓郵報》報道,40歲的哈格皮安(Todd Hagopian)是「口罩臉盲症」患者之一,他在俄克拉荷馬州經營生意,有天坐在麵包店怒氣沖沖地在電話談公事期間,認不出在拐角處凝視他結婚10年的妻子,只懂得像陌生人一般向對方點頭,直到妻子站在他面前脫下口罩,他才知道自己「闖大禍」,妻子一臉抱怨地說:「你只是對我點頭嗎?」

拜登政府內部的新同事,同樣有不少「口罩臉盲症」患者,同事之間戴著口罩後,要不斷尷尬地重新介紹自己。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偶然碰到戴上口罩的諧星莫法特(Alex Moffat),花了好一陣子才知道眼前人身分;男演員史提夫.馬丁(Steve Martin)更索性在口罩上面寫上名字,方便其他人知道他是誰。

密西西比州45歲女律師格雷夫思(Tiffany Graves)有天聽到有人直呼其名,但她不肯定對方身分,於是含糊地回應「嘿」,對方意識尷尬場面即將出現,連忙拉下口罩解窘,格雷夫思此時才驚覺眼前人是她熟悉的聯邦法官,「我當時羞愧不已」。

北卡州39歲刑事辯護律師杜塞特(T. Greg Doucette),在法院向一名戴上口罩的青年自我介紹後,青年告訴杜塞特,去年初杜塞特已在法學院以導師身分與他多次互動。杜塞特自言當初尷尬不已,「我坐下來與這個人聊天,但卻無法認出他」。

加拿大魁北克大學心理學教授布萊斯(Caroline Blais)曾經研究面部識別能力,她說每個人互相識別的能力差異很大,有人可能只需要臉部10%,例如一隻眼睛,甚至只是一條眉毛就可以識別他人,如果將上半臉與下半臉比較,一般人較容易以上半臉分辨對方身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眼睛一帶也提供了很多有關身分的訊息。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