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部設於日本的《外交學者》(The Diplomat)網站,最近刊登中國金融科技專家Sara Hsu博士的評論,作者認為,儘管中美貿易戰仍在持續,在拜登政府重新評估與中國貿易關係的階段,仍應加強對話。

作者認為,拜登的新供應鏈策略將需要對這些關鍵行業的生產商和分銷商進行100天的審查,並需要對6個更廣泛行業的供應鏈進行為期一年的審查。審查的主要目的是了解行業處於何種程度的風險,並最終促使處於風險中的行業供應商,從風險環境或地區轉移出去。拜登政府將如何改變供應鏈結構尚不清楚。

文章指出,供應鏈審查的結果可用於與中國就現有供應鏈進行對話。但是,美國貿易官員並未斷言這將用作審查貿易戰條件的起點。在貿易戰解決之前,代價昂貴的損失將繼續增加。美國仍對從中國進口的3,700億美元產品徵收高關稅。這些產品涵蓋了從機械零件到海鮮的各種商品。

作者認為,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代價高昂,應立即解決。在整個貿易戰中要解決的問題超出了對供應鏈的探索。它們涵蓋在第一階段協議中的內容,包括知識產權,科技轉讓和貿易的擴展,以及對美中貿易的一般對抗性方法,該方法認為兩國之間的貿易順差對美國不公平。應該花時間通過美中之間的一系列會議來認真解決這些問題。

文章指出,拜登政府已表示希望首先與其盟國討論美中貿易問題。至關重要的是,他們必須立即這樣做,以便美中之間的關係得以修復。美國政府對供應鏈審查進行優先排序的含意是,華盛頓希望確保其供應鏈的安全,以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並提高美國在製造半導體等商品時與中國的競爭力。即使這樣,美國也不應浪費時間與中國交往,以加強過去一直是互惠互利的關係。

作者認為,如果將中國科技體制的某些方面視為「科技專制主義」,那麼立即與中國接觸的必要性就顯得尤為重要。隨著美國準備審查和立法,最終將力爭將芯片製造帶回國內並在科技上進行更多投資,美國與中國的會談重點應放在兩國合作,和減少對兩國貿易戰產生最壞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