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媒體《政客》(POLITICO)報道,即使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所說的都對,讓美國政壇上的鷹派感到高興;他還成立特別工作組,研究國防部如何更能應對中國,但是,國防重心轉向中國的計劃將很快面臨首次重大考驗:國防部將在今年春季向國會提交的巨額預算。

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菲爾戴維森上將上週從夏威夷的總部飛往華盛頓,向五角大樓高級官員說明他計劃明年向國會要求近50億美元以反擊中國在該區建設的計劃,包括為新的導彈防禦系統提供軍費。法律規定戴維森提交願望清單,而今年的數字是去年撥款的兩倍。

但是至少有一位國會高層對在該區投入大筆軍費不認同。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同時也是遏制中國的「太平洋威懾倡議」(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共同發起人亞當·史密斯表示,他不確定戴維森的要求是否是解決該問題的正確方法,還是將其要求反映在其委員會年度國防政策法案中。

一直對主要國防開支增加持懷疑態度的史密斯表示,他對美國想採取「建立一支足以主導中國軍隊」的戰略感到擔憂。史密斯補充說,「如何花錢比有多少錢重要得多。我不接受必須花更多軍費才能充分威懾中國的前提。」戴維森上周向國會提交2022財年總計47億美元的願望清單,以及隨後五年228億美元,他將在周二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上出現。

5月初的預算請求是能否將資源轉移太平洋的關鍵問題,因為國家安全官員和議員們正在致力於平衡,包括更具企圖心的北京、中東持續存在的威脅以及五角大樓的其他優先事項,例如武器現代化。

由於特朗普政府國防預算多年增長,預算可能仍將保持不變,因此戴維森的要求(美國國會去年為太平洋地區撥款22億美元的兩倍多)將使五角大樓得在其他重要計劃上做出取捨。

像他的前任一樣,奧斯汀將面臨資源重新分配的挑戰,而且還要在全面開展的工作中增加新的任務,例如應對新冠疫情和氣候變化。專家認為,即使專注於中國和現代化部隊是正確的,但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是艱難的選擇。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專家托德·哈里森指出五角大樓預算程序僵化,太多的國防預算被束縛在部隊結構和人員的主要組成部分,不太可能在第一年就能大幅度削減裁併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