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課堂學生應否打開鏡頭,是教師、家長和學生之間沒完沒了的議題,教師和家長一方面主張學生長開,另一方面又要顧慮學生家人的私隱,有的學生則對上鏡感到不安,開學初期甚至會因此以淚洗面。

《華爾街日報》報道,俄勒岡州教師安德森(Rachel Anderson)的4年級女兒,就是非常害怕上鏡的學生之一,去年開學首6星期每天都淚流滿面,但同樣在網上授課的安德森堅持集中照顧,3名分別6年級、4年級和2年級的子女,都要坐在廚房一起上課,不能單獨留在房間,沒多久老師還是向她發訊息,稱4年級女兒上課時不專心。

基於尊重學生家人的隱私,以及為免學生感到焦慮,各校區去年秋季開學時都沒強制規定學生打開電腦鏡頭。然而進入學期中段,愈來愈多校區要求學生「上鏡」,有教育工作者也主張此舉有益,能夠讓學生在成績和參與度方面取得積極效果,惹來各方激烈討論。

費城13歲少女夏洛特(Charlotte Hagerman)承認打開鏡頭上課效果比較好,但她堅持與父母對抗,不願被師長和同學在鏡頭另一端盯著,只會在其他同學也打開鏡頭時跟隨。

夏洛特解釋,打開鏡頭上課和平日自拍玩「抖音」和YouTube的差別很大,理由是在社交媒體發布視頻前,可以使用讓上鏡效果更好看的濾鏡,而且可以隨喜好修改畫面,但遠程課堂卻要用真面目示人。夏洛特的母親黑格曼(Lindsay Hagerman)則認為,如果校區有訂立規定,師長較容易處理這方面的問題。

教育周刊研究中心(Education Week Research Center)調查顯示截至去年10月,提供實時遠程指導的學校和地區之中,超過75%都「鼓勵」學生打開鏡頭,這個比例到了現在可能更高,然而學生即便堅決不從,學校也不會施加懲罰。

沃爾什(Ann Walsh)兩名10多歲的子女就讀不同學校,其中一家要求學生打開鏡頭,另一家只是「鼓勵」,兩人都願意「上鏡」上課,但每當要與關掉鏡頭的同學互動,感覺都會很沮喪,「如果有些學生關掉鏡頭,其他人便會跟隨,沒多久大夥兒都會變成黑色畫面」。

位於麻省波士頓的公立學校Boston Latin Academy,去年學期開始時曾鼓勵學生打開鏡頭上課,但成效不彰,感恩節假期後惟有直接要求學生服從規定。臨時校長霍蘭德(Gerald Howland)表示,雖然教師曾經透露難以對著黑色螢幕授課,但真正促使校方改變做法的原因,其實是眾多家長表示「難以全日照顧子女」,要求學校規定學生上鏡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