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美關係日趨激烈。為了應對這些挑戰,新任政府將需要就如何最有效地應對美中關係的無數挑戰和機遇提出新的思路。無論是加強與中國盟國的協調,應對安全挑戰,還是促進美國在經濟、科技和法治領域的利益,都需要新的思路來適應美國的政策,以滿足美中競爭和復雜的關係。布魯金斯學會借鑑了學者專家的專業知識和經驗,撰寫了報告《美國對華政策的未來》,介紹中美關係的現狀。

美國學者貝德(Jeffrey A. Bader)在布魯金斯發表評論,在中國對美國政策的影響方面,他認為沒有證據表明,中國嚴重威脅美國本土或尋求與美國進行全球對抗。中國並不是美國的生存威脅,但無法迴避的事實是,將成為競爭對手,而且在某些方面經濟、政治、軍事和科技上是對手。這將要求美國在許多方面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好,因為國內的重振是成功競爭的基礎。這種競爭也將迫使美國和中國在過去相對自由的一些領域的合作受到限制。

貝德表示,美國必須制定一套經濟戰略,不僅要重建國內的競爭力,還要將志同道合的國家聯合起來,取消不適合發達經濟體的貿易和投資特權,爭取維護開放的互聯網,維護美元在國際貿易和金融中的特殊作用。

作者認為,美中競爭最重要的戰場可能是在科技領域。美國需要加倍警惕中國的芯片科技,並對從事此類行為的中國企業實施可執行的懲罰。然而,美國面臨的核心挑戰將是,面對這個新興的競爭對手,如何保護美國的利益,但又不因誇大或誤解這一挑戰的性質和規模而迷失方向。美國不能通過科技和社交媒體禁令、貿易和投資中國家安全的擴張性定義、有管理的貿易、取消學術和研究交流、簽證和移民禁令以及施加外交限制等手段,在一場無法取勝的競賽中超越中國。當美國覺得有必要使用這些手段,美國的目標應該是雙方盡可能地消除限制,而不是永久地施加限制。

貝德表示,美國的力量在於美國傳統的開放性,不能在每一次小規模衝突中隨意丟棄。美國也不能忽視它的一大資產:美國過去70年來在亞洲和歐洲建立的聯盟和夥伴關係。美國的盟友和夥伴不會跟隨美國與中國徹底脫鉤,也不會跟隨美國進行新的冷戰,如果美國尊重他們的利益,就會在各種問題上產生倍增效應。

中國發展的許多趨勢可能成為嚴重的威脅,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們可能是合作的機會,這取決於美國的意圖。美國和中國在一些利益重疊的領域和問題上必須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