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學家安妮·克魯格(Anne Osborn Krueger)在專文中試圖為美中貿易關係的重啟解套。維基百科
美國經濟學家安妮·克魯格(Anne Osborn Krueger)在專文中試圖為美中貿易關係的重啟解套。維基百科

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代理總裁及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安妮·克魯格(Anne Osborn Krueger)近日於全球性的媒體《評論彙編》 (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出,重啟美中貿易關係重要,而且要講求方法。

安妮·克魯格表示,美國總統拜登政府正在重新評估美國的對中戰略。前總統特朗普在貿易、外國投資、網絡空間、電子商務、知識產權、南海、台灣和其他問題上以類似「霸凌」手法對付中國。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政府選擇與中國單打獨鬥,忽略歐洲、澳洲和拉丁美洲的盟友,這些盟友對美國產生憂慮,原本是可以加強美國談判籌碼。

文章指出,特朗普誇張、單打獨鬥的做法從根本上來說是有缺陷的。他似乎以為他的政策會損害中國,使其無法在經濟、政治或軍事上與美國有效競爭。但是,沒有任何美國行動能夠阻止中國的成長。而且,在其政府試圖打壓中國的同時,它也在與中國進行雙邊談判,從而向中國人和世界其他國家發出非常混亂的信號。特朗普的政策無疑損害中國,但也損害美國。

作者指出,儘管美中之間的競爭是不可避免,但兩國政府都知道戰爭是不可想像的。鑑於中國希望成為國際社會中受敬重成員的願望,美國要想獲得更令人滿意的態度,就包括在可能的情況下尋求合作與互利,並將對抗僅限於重大問題。

特朗普於2018年發動貿易戰。他提出沒得商量的要求,包括中國進口大量美國商品來消除雙邊貿易逆差,並大幅度提高美國對從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以試圖擺脫困境。

經濟學家指出,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是一種宏觀經濟現象,並非透過關稅可以降低。此外,強迫中國承諾進口更多的美國商品,例如大豆,將需要「能掌控的貿易」,特別是對於特朗普政府所抱怨的中國國有企業。其他國家則與美國形成巨大的雙邊貿易順差:在特朗普提高關稅之後,美國從越南等國家的進口替代了部分從中國的進口。

文章指出,美國和中國於2020年1月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但遠未達到特朗普的要求。甚至商定的部分也沒有實現。因此,他的貿易戰最終失敗,還損害美中兩國。作者表示,美中今日在貿易關係公開敵對,美國絕非無辜的一方。但是,兩國可以通過美國同意世貿組織的上訴機構(Appellate Body)法官,來恢復這個解決爭端的機構,以重新建立關係。拜登政府可以提出進一步的善意,在中國做出回應情況的條件下,提出取消特朗普的關稅。而且,由於解決關於知識產權和電子商務等問題的爭端,不但可以也應該透過多邊關係進行,因此美國應該在世貿組織中提出這些爭端,而不是靠美中雙邊進行。幸運的是,美國良好的生產率增長可以使美中競爭沿著較少的對抗路線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