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統計發現,2020年入讀大學的人數明顯減少,其中本科生的減幅更創下數十年來的紀錄。專家相信,現象與專上教育的性價比持續下降,以及院校因新冠疫情而改為遙距上課有關,事實上大學學歷的意義也今非昔比,年輕人即使持有學位也無法保證收入理想。

綜合CBS與彭博新聞報道,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22日發表報告,羅列了2020學年專上教育多項數據,其中整體就學人數下降幾乎3%,一年級本科生的跌幅更達到13.1%。

報告形容,以往每逢經濟不景時,由於企業工作機會較少和待遇較差,相比之下升學的機會成本較低,因此升學的人會明顯增加,然而過去一年雖然疫情衝擊各行各業,但並未出現這個現象,可見大學教育正漸漸失去吸引力,一方面學費的性價比正在下降,另一方面疫情期間院校普遍推行網課,也令校園體驗大打折扣。

雖然部分院校為了扭轉局面,在疫情期間降低學費,但普查局曾有調查發現,家中至少1人有意升學的家庭中,改變決定甚至打消念頭的比例佔了80%。

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還在報告中,比較了大學教育在不同時代的回報,發現在1930至40年代,大學畢業生終其一生累積的財富,是沒有大學文憑人群的3倍,但情況從80年代開始急轉直下,白人畢業生的財富只多出42%,非裔畢業生的處境更糟糕,大學教育無法帶來絲毫的額外經濟利益。

參與撰寫報告的經濟師埃蒙斯(William Emmons)表示,現在的大學生走出校門後依然收入較高,但這次統計著眼的是財富,在這層意義上大學生已經沒有優勢,一旦遇上疫情等逆境,承受衝擊的能力也大大下降。正因為這個原因,千禧一代無法像父母輩般,透過各種財政方法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而且信用卡的欠債額越來越高。

對於這代年輕人的困境,報告的作者表示,聯邦政府有意寬免部份人的學貸欠款,固然有助紓解問題,另一個重點是過半數本科生沒有在4年內畢業,反映至少一部分年輕人認為,專上教育的收穫與成本不符。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