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表示,總統特朗普上任4年來,徹底改寫了美國的移民政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執政後,短期內無法消除這些影響,充其量只能恢復「童年入境暫緩遣返」計劃(DACA)等措施,但全面改革移民制度的機會極為渺茫。

NBC報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高級學人齊士提(Muzaffar Chishti)形容,特朗普在位4年間,環繞移民議題頒布了400多項行政命令,頻繁程度「史無前例」,拜登雖然承諾執政100天內會扭轉現狀,但實行起來非常困難。

據悉,拜登陣營內參與制定移民政策的3名幕僚已承認,所有改革不可能同時推行。在各項措施中,齊士提預料,拜登可從恢復奧巴馬時代的政策著手,再次允許年幼時隨父母來美的年輕移民留美,也就是重推DACA,此外也可調整抓捕犯法移民的優先次序,再次將觸犯嚴重刑事罪或者威脅國安的移民列為重點對象,這兩項政策難度較低。至於恢復難民庇護、廢除「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等,短期內恐怕無法看見成效。

以難民庇護制度為例,齊士提解釋,特朗普與多個中美洲國家簽署了安全第三國協議,使得取道這些國家來美的外籍人士,只能在墨西哥、危地馬拉等途經國家申請庇護,拜登政府即使另有打算,也要解決繁複的細節。而在「公共負擔」政策方面,特朗普政府規定,移民一旦申請公共援助,就會難以申請居留權或公民身分,雖然政策引發的訴訟仍在進行,但齊士提表示,特朗普用了一年時間落實這套政策,拜登要解除其影響的話也要相應時間。除此之外,「骨肉分離」、「留墨候審」等措施也非常複雜。專家還表示,由於民主黨無法全面控制參眾兩院,即使拜登有意改革移民制度,立法過程也只會引發府會角力,前景讓人無法樂觀。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