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獲得特赦後,外界預料還有更多人可獲法外開恩,特朗普更可能在卸任前擴大司法改革,改變部分囚犯刑期漫長的現象。

《紐約時報》引述白宮消息報道,新一批特赦名單可能兼顧政治考量和私人交情,當中或將包括特朗普多名盟友,外界猜測的可能對象,包括特朗普2016年選舉時的前顧問蓋茨(Rick Gates)、前外交政策顧問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等。此外,特朗普一些其他親信也正面對刑期或者訴訟,比如前白宮策略顧問班農(Stephen K. Bannon)便涉嫌籌款時串謀詐騙,8月被捕然後遭起訴,特朗普的重要捐款人布羅伊迪(Elliott Broidy),亦因利用總統就職委員會副主席的職位謀取私利,上月承認控罪。

從政治角度而言,特朗普特赦更多盟友的話,一方面可以宣洩自己對通俄門調查的不滿,另一方面可間接指控,當年的調查和起訴涉及政治迫害。對此,曾因通俄案被判入獄45天的蓋茨表示,特朗普知道他們受到磨難,所以會頒布更多特赦令。

在去年總統彈劾案中代表特朗普的律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表示,支持赦免弗林的決定,總統特赦國民固然可以出於寬大為懷的心態,也可以彌補立法或司法不公。

與此同時,外界亦關注特朗普會否特赦和他沒有政治聯繫的人,藉此改革刑事司法制度。據悉,特朗普女婿兼白宮顧問庫什納正帶領幕僚與多個外界關注團體,商議推動這方面的議程,希望最終特赦數百名因為詐騙、洗黑錢等非暴力罪名而被重判的囚犯。

特朗普有意擴大特赦範圍的消息傳出後,不少人都積極遊說白宮,具體方法更是層出不窮,有人向特朗普捐款、光顧旗下企業的業務,或者聘請其相熟的律師或顧問,甚至承諾特朗普離任,可以加強彼此的生意往來。

另外,特朗普由於面對財務官司,也曾透露有意「特赦自己」,但法律專家表示國家沒有這樣的先例,因此未必能夠成事。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