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不少大學出現嚴重財政赤字,被迫削減開支平衡預算,文理學科的課程,以及研究生資助或終身教職等,均成為開刀的對象。

《紐約時報》報道,全國的專上院校無論規模大小,都因疫情面對赤字,而且情況正變本加厲。美國教育理事會(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和其他同類組織估計,各家院校因收生減少、學生援助金額上升、體育運動的收益下降,加上防疫措施耗用資源等原因,財政損失總額至少達到1200億元。

雖然早在春天,許多大學已採取一系列臨時節流措施,例如凍結招聘人手、安排部份員工提前退休等,但經濟持續不景,導致更多員工被裁或者無薪休假,院校為了緊縮開支,也被迫採取研究生延遲入學、削減或合併核心課程等措施,甚至一些終身教職教授也成為裁員目標。

環顧全國,俄亥俄州的衛斯理大學(Ohio Wesleyan University)已削減18個主修學系;佛州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本月允許教職員無薪休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暫停錄取人類學、社會學、藝術歷史3個科目的博士生;南佛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本月亦宣布,把教育學院變為研究生學院,不再收取本科生,希望藉此紓緩大學的680萬赤字。

對此,新澤西州的西頓霍爾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的高等教育副教授凱爾金(Robert Kelchen)慨嘆,這代學者從未見過大學出現如此嚴重的財政危機,大學現在為了平衡收支,已經用盡一切方法。

在這個趨勢下,即使頂級名牌學府也難以獨善其身。哈佛大學雖然坐擁全國的最高捐款額,但財政已從去年的3億元盈餘,變成今年的1000萬元赤字,校方已經凍結招聘人手,同時削減預算並下調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

分析表示,疫情下失業飆升,不少州份均緊縮支出,公立大學的撥款自然受到影響。另外,學生和家長不滿院校收取全額學費,卻只提供網上授課,因此有人乾脆休學或轉往學費較低的大學。在收入下滑的同時,學府還要應付抗疫開支,財政情況更是雪上加霜。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