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刊登評論文章,題為「透過一場大勝,民主黨人可保護避免下一個特朗普」,本報摘譯如下。

在2016年的選舉中,特朗普在密歇根、威斯康辛和賓夕法尼亞州以微弱優勢取勝,結果這場在通俄門和FBI局長等因素困擾的選戰中,這位名聲不佳的候選人勝出,這被認為是典型的黑天鵝事件,即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可能出現的異常事件。

之後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取得勝利,令黑天鵝一說顯得更為合理,如果拜登在一個多星期後勝出,那這種說法就更可信了。根據民主黨的獲勝程度,被狂熱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和自發的福音派基督徒所滲透的(共和)黨,其生存能力將會受到質疑。

特朗普和右翼組織在尋找在這種不尋常的情況下的博弈方法,以消除那些在他們心目中算不上真正美國人(例如白人和基督徒)的權力。他們迅速製造了這樣一個政府,試圖摧毀大多數美國人的公共政策偏好,他們把持權力,去掩蓋對法治的有組織攻擊,並為此不斷撒謊。他們說服自己才是真正的美國,但事實上,他們拒絕了幾十年來美國的社會、經濟和政治變化。

民主黨人一直以來都預測,隨著人口結構的改變,白人人數的減少將變得對該黨有利。但共和黨人卻自欺欺人地認為,佔少數的白人可以通過操弄媒體、壓制選民、軟錢、司法行動和不斷叫冤去無限期地維持自己的權力。

在某個時點,明顯不再有足夠的人來支持共和黨的統治,尤其是當它要求選民理解一個由俄羅斯、亨特拜登、「枕頭與床單」,以及手提電腦構成的陰謀論時。很明顯,在北卡羅來納州、佐治亞州和其他地方,很多非裔、大學生和第一代美國人願意站出來提前投票。特朗普的殘酷與無知令全國很多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感到震驚。特朗普的四年執政,讓「抵抗」成為了大多數人的投票意願。

很多民主黨和前共和黨人不理解,為什麼全國還有四成選民支持一個完全不受約束的種族主義者候選人。可惜的是,一部分美國人還在堅信特朗普的說法。

因此新一屆政府和國會的目標應該是恢復民主的合法性,並確保在未來,在美國(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對所有族裔來說,種族和宗教多樣性都不會被剝奪自治的機會。我們需要廣泛的改革,從投票和法院的改革到增加眾議院的規模,再到司法部的去政治化,以及提高官員的財政透明度,還有他們接受外國的競選資助時應受到的處罰。這一切的目標很簡單:一小部分可恨的美國人不能再玩弄系統以及威脅民主的基本信條。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