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拜登(左)和賀錦麗(右)等現代繼母,提醒大家繼母也享有追求生活、自由和幸福的權利。美聯社
吉爾拜登(左)和賀錦麗(右)等現代繼母,提醒大家繼母也享有追求生活、自由和幸福的權利。美聯社

《國家廣播公司》(NBC)綜合報道,隨著現代婚姻制度的轉變,美國的政治人物不免也出現二次婚姻,在今年包括特朗普總統及拜登前副總統的婚姻,也都產生了「繼母」而受到矚目。

包括第一夫人梅蘭妮婭 (Melania Trump)、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妻子吉爾拜登(Jill Biden)現在是美國繼母史上引人注目的例子。作為公眾人物,梅蘭妮婭這幾年在公益事業的投入,受到各方的肯定,也等於有助於平衡特朗普的強人形象。事實上,賀錦麗和吉爾作為繼母的角色已躍升至拜登‧賀錦麗這組候選人競選活動的最前沿,這三個例子改變了美國長期以來污名化的繼母現象而受到歡迎。

道格‧埃姆霍夫(Doug Emhoff)結束16年婚姻後,與賀錦麗結婚。賀錦麗的兩個繼女都親切地稱她為「姆媽拉」(Momala),甚至視為密友,自動加入她的總統競選活動。拜登則讚揚吉爾使他破碎的家庭再次變得完整。兩個女人似乎都活在繼母的天堂。

吉爾‧拜登出生於新澤西州的小鎮。在大學期間,她短暫嫁給她高中戀人,最終嫁給當時的參議員拜登。拜登的第一任妻子和他們的幼女死於車禍,這是影響拜登全家的悲劇中的第一場。吉爾是擁有教育學博士學位的母親。她的丈夫一直肯定她的成就,並把她視為他們成功關係中的平等伴侶。作為奧巴馬政府的第二夫人,她甚至繼續擔任大學教授。

賀錦麗的父母都是獲得博士學位的移民。她在加州成長,她的印度媽媽和牙買加爸爸在7歲時就離婚了。據她的父親說,在激烈的監護權爭鬥失敗後,兩姐妹歸母親母親撫養,後者於2009年死於結腸癌。賀錦麗本身曾就讀於著名的霍華德大學(Howard University),最終成為加州首位非裔檢察長。當然,她還是第一位由主要政黨提名擔任副總統的非裔美國婦女和第一位亞裔婦女。

她們顯然是非常有成就的婦女。不需要了解他們的職業甚至家庭歷史,就可以知道他們與繼子女的關係。當全世界看到他們的家庭融合的長大成人時,在那些「幸福家庭」攝影照片的背後,他們的故事也是建立在痛苦、損失和最終克服困難的基礎上。

在二度婚姻中,無論個人、家庭和夫婦,都得度過生活中最艱難的轉變,重新定義生活並控制自己的新情況,無論他們與疏遠的親生母親之間是否處於痛苦的關係中,融合的家庭如何為孩子和父母建立相互矛盾和令人困惑的忠誠度,成為適當的合作夥伴,是個挑戰。當加上其他日常壓力時,這些挑戰會給家庭增加壓力,甚至成為未來的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