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新冠病毒打擊,不少日托中心都在瀕臨倒閉的邊緣。華爾街日報圖片
■受到新冠病毒打擊,不少日托中心都在瀕臨倒閉的邊緣。華爾街日報圖片

如果新冠病毒消失,國家能夠重回今年1月的榮景嗎?學者認為,一切視乎托兒服務供應是否足夠,讓雙職家長能夠安心在外打拼,否則經濟無法再次繁榮。

《華爾街日報》報道,國家經濟發展視乎托兒服務狀態,但現實情況是,疫情大流行使不少日托服務陷入財政危機,抵受不住經濟壓力而結業的中心,數目可能會愈來愈多。

不論是大型連鎖、小型家庭經營,還是由非營利組織管理,全美的日托中心都瀕臨倒閉邊緣。這些中心春季入學率急降之後,迄今仍未完全恢復,但購買防護裝備和清潔等開支卻日益上升。據估計,全美40%日托服務已經關閉,很多中心即便繼續開放,生源人數僅及2月的一半,甚至更少。

入學幼兒數目驟減,理由不外乎因為家長失去工作,或者擔心子女在日托機構染疫。智庫組織兩黨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8月的調查顯示,育有5歲或以下幼兒的家長,只有30%在疫情期間尋求日托服務;逾半家長對於將幼兒送往日托機構感到不自在。

全國幼兒教育協會6月的調查顯示,超過80%托兒機構表示,如果喪失20%或以上的學生,機構預計會於一年內結業。人口普查數據也顯示,日托機構第二季收入較第一季急跌35%。

議員和經濟學家都警告,如果沒有政府出手相助,很多托兒中心將會無奈結業。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早在疫情之前已要努力尋找托兒空缺的家長,大流行過後將要更加拼命爭奪服務。再者,不少雙職母親為了照顧或協助子女參與遠程學習,早已被迫退出勞工市場,如果父母都無法工作,經濟便更加難以再次蓬勃發展。

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經濟學家戴維斯(Elizabeth Davis)認為,如果新冠病毒消失,國家也要有足夠的托兒服務,經濟才能重拾1月的榮景。

即便在經濟繁榮時期,全美的托兒行業利潤也非常微薄,收入也會因為兒童進進出出而變得極不穩定,托兒機構沒有抵押品,銀行也很少向對他們提供貸款。另一邊廂,托兒行業的固定成本非常高,無法將工作自動化,也無法透過遠程操作來削減房地產成本。

經營成本高,利潤又相對微薄,結果形成運作不協調。勞工部數據顯示,托兒中心員工時薪中位數只有11.65元,但機構每年向每名家長收取的費用,卻可以高達1萬元,大城市的收費還可能要翻倍,甚至更多。因此,機構若流失一名或兩名幼兒,收入便會面臨嚴重危險。

蘭德爾(Deanna Randle)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學校任教或從事兒童保育工作,疫情爆發前,她在北卡州經營兒童早期教育和學習中心,疫情爆發不久入學人數旋即驟降,中心需要減少職員工時節流。

然而中心原本租用的地方,6月最終拒絕跟她簽署新合約,蘭德爾現在也不肯定會否找新地方重新營業,反而參加了線上課程,學習有關銷售人壽保險的知識。蘭德爾自言,幼兒中心是她喜歡的工作,對於結業決定感到非常傷心。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