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ThirtyEight
FiveThirtyEight

在2016年大選之夜,對於反特朗普總統的人士來說,最大的噩夢無疑是《紐約時報》的「指針」(Needle)選情評估內容。

當年《紐約時報》網站的圖像「指針」,實時測量著特朗普和希拉莉成為勝利者的可能性。其指向引發了希拉莉支持者的焦慮,令他們不斷刷新網頁,同時也令特朗普的支持者興高采烈。

在今年11月3日的選舉中,「指針」不會再出現,這是在2016年出人意料的選舉結果後帶來的變化。肖化(Nate Silver)的頗具影響力的博客FiveThirtyEight曾經在4年前使用數據,而不是「指針」來做同樣的事情,不過在今年的選舉夜,就不會再做了。

肖化說,這一改變與今年大量的提前投票帶來的不確定性有關,而不是因為2016年的預測錯誤。

他說:「我只是認為,今年人們應該格外小心。」

肖化一直是特殊統計領域的先行者,他和其他專家致力於將愈來愈多的民意調查放在更大的範圍中處理,除了他,《紐約時報》的科恩(Nate Cohn)和他的博客 The Upshot也是業界的領導者。

在2016年,他們預測希拉莉有極高可能性勝選,這放大了市場的震驚程度。Princeton Election Consortium的王賽謬爾(Samuel Wang,音譯)曾稱希拉莉的獲勝機率高達93%,事後他在CNN的節目上表示後悔。

而在選舉夜,科恩當時說希拉莉有85%的機會獲勝,而這也在「指針」上表現出來。這個圖形的形狀像半個鐘型,上面標示著希拉莉「很有可能獲勝」至特朗普「很有可能獲勝」。

在選舉夜東部時間晚上8時02分,「指針」急速轉左,顯示希拉莉「很可能」獲勝,隨著點票結果出來,「指針」開始向右轉,到晚上10點,指向「拋硬幣(結果未明)」,不到兩小時後,變成「傾向特朗普」。

接下來的結局大家都知道了。

後來的研究中,民調人員指出,在全體投票中,他們有關希拉莉領先的預測並非是錯誤的,問題在於密歇根、賓州和威斯康辛等關鍵州分的民調是錯誤的,而在這些州分足以讓特朗普贏得足夠的選舉人票。

當日,肖化的表現更為謹慎,他最終預測希拉莉有71%的獲勝機會,為此,那些無法想像特朗普會獲勝的人士對他提出了批評。

當年選舉結束後,肖化寫道:「我想人們應該對此有所準備,太多人認同希拉莉有機會,但這些判斷不是來自仔細的數據分析,同時有不明朗因素圍繞著它。」

「指針」在今年為何消失仍未有明確的原因,《紐約時報》助理頭版編輯杜恩斯(Steve Duenes)上周在博客中表示,該報「對於單一的、可預測的、2016年為讀者帶來虛假信心的指針,將會考慮採取替代方法。」美聯社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