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顯示,德州有38%居民自稱民主黨人或親民主黨,41%則稱共和黨或親共和黨。這座淺紅州過去數十年大選皆選出共和黨人,但隨著人口結構急速改變,令民主黨見到一線生機。

1972年起共和黨皆取得德州選舉人票,僅1976年民主黨前喬治亞州長卡特那一次是例外。雖然德州不是最保守,但手握38張選舉人票,對共和黨候選人而言是選舉人票進帳最多一州。

但兩黨沒有注意的是過去10年德州取向已起變化。特朗普2016年僅以9%差距奪下德州,差距比愛荷華州還要小。倘希拉莉勝出的話,共和黨在德州的優勢便會敲起警號,只是當年特朗普反轉賓州、威斯康辛和密歇根令人跌破眼鏡,德州民主黨的勢頭漸好沒有引起太大注意。

今春多項民調顯示民主黨拜登僅落後特朗普數個百分點,6、7月民調顯示拜登上升5%,令原本對德州打定輸數的拜登陣營重燃希望,大打電視廣告拉票。

今夏初德州新冠確診飆升,暴露特朗普連任弱點︰處理疫情手法,不少民調皆顯示他抗疫表現的支持度急跌不少。與其他州一樣,德州失業率由過去數年不超過5%急升至4月13%,截至7月近300萬州民申領失業金,更削弱民眾對他抗疫的信心。

雖然德州仍由共和黨獨大,由全州官員、州兩院到國會議席由共和黨包辦,但人口結構令德州改變政治取態。

德州是數個少數族裔主導的州,拉美裔佔人口近一成,年輕人口高於全國平均數,都是共和黨逐漸失去優勢的因素。

德州外州人口逐年增加,主要來自加州、紐約、伊利諾和佛州等,首三者是民主黨票倉,與德州同為戰場州的佛州比德州更藍,或意味民主黨選民增加。

德州都會區人口比40多年前增加一倍,自最大城市休斯敦是全美種族最多元城市之一,與州內另外三大城市聖安東尼奧、達拉斯和奧斯汀一樣親民主黨,州內鄉郊亦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尤其特朗普正在流失全美鄉郊票。

2018年中期選舉讓民主黨奪下德州兩席國會眾院,每場眾院選戰民主黨得票率比2016年顯著上升,連共和黨老手克魯茲被民主黨新星奧羅克(Beto O’Rourke)追貼僅剩3%差距,令民主黨相信人口變化使將來選舉更具競爭力。本報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