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一名翻譯人員(右)協助華裔耆老投票。美聯社檔案照
紐約一名翻譯人員(右)協助華裔耆老投票。美聯社檔案照

過去亞裔自稱投給民主黨不足三分之一,但根據民調網站FiveThirtyEight上星期公佈的亞裔選民問卷(Asian American Voter Survey)顯示,時至今日大部份亞裔自稱為民主黨人,逾半稱打算投給民主黨拜登,投給特朗普的不足三分之一。

亞裔選民幾乎不是單一龐大組織,由亞裔選民組成的不同團體對拜登或特朗普有多支持或是否支持出現分歧。例如菲律賓裔支持兩人的比例差距比日裔大,多年來支持民主黨的印度裔現在顯示有右傾之勢,越裔則持續支持共和黨。

亞裔是美國合資格選民增長最快的一群,雖然佔整體合資格選民僅4.7%,但實際上沒有太多針對亞裔的可靠民調進行過,因此今次問卷是少數一窺亞裔選民在今屆大選上看法的民調之一。

雖然今次問卷每個子群組只有250名受訪者,誤差值為正負6%,但透過了解亞裔自2012年起如何政治認同,就能更清晰理解部份趨勢。雖然結果反映整體亞裔傾向民主黨,但共和黨在過去多場選舉上支持見增長,尤其是部份族裔上。

以越裔為例,是亞裔中最可能自認為共和黨人。居於洛杉磯、與友人Bee Ngo(音譯︰吳米)開設播客《來自越南的美國人》的30歲影片剪輯師Anabelle Vo(音譯︰安納貝爾‧武)表示,部份原因是越戰陰影仍大幅影響老一輩越裔的政治取向。不少越南人在戰後逃到美國,她說他們支持共和黨可能因為共和黨比民主黨更反共。另一看法是自認天主教徒的越裔較保守,這一點也許可解釋為何有65%是天主教徒的菲裔比其他亞裔更支持共和黨。

但爾灣加大(UC Irvine)亞洲研究系教授Linda Vo(音譯︰琳達‧武)坦言,不清楚這些趨勢有多強,例如即使不少越裔自稱共和黨人,但有些證據顯示他們也許正脫離共和黨,當從年齡看,亞裔選民更有可能趨向民主黨。安納貝爾‧武和吳米以自己經歷亦感到世代鴻溝,年輕越裔會比父母或祖父母更自稱民主黨人。琳達‧武亦認為,越裔政治取向正在轉變,只是較緩慢。

另一方面,印度裔是最親民主黨的亞裔,但對共和黨的支持見到溫和增長,這也許與「共和黨印度教徒聯盟(Republican Hindu Coalition)等社運組織大力推動有關。該聯盟2016年宣傳特朗普與受歡迎的愛國主義者印度總理莫迪的意識形態一樣,從而呼籲印度裔投給共和黨。儘管僅21%印度裔自稱共和黨人或親共和黨,但已比2012年增加約一倍。

但大多數亞裔自稱民主黨人,也許亞裔在每個政策取向與民主黨有不少重疊有關。根據上述問卷,高達81%亞裔支持較嚴苛的槍管、77%支持立法應對氣候變化、70%支持高等教育平權措施、63%相信政府應做更多讓非裔享受與白人一樣的權利、支持給無證移民入籍途徑和抽走執法部門經費各有59%、55%支持不問合法身份都要給予所有移民醫保。

亞裔之間出現有趣現象,就是越裔這類較保守亞裔與印度裔這類較自由亞裔在那些議題上沒有太大分歧,例如越裔比整體亞裔更支持較嚴苛槍管、遏止氣候變化政策和平權措施。

目前難以想像亞裔選民在大選前取態會否有大幅改變,因此真正問題是他們會否坐言起行投票。問卷顯示他們對投票踴躍度很高,高達82%稱今年踴躍度至少比之前相若,亦有半數人稱踴躍度高於以往。

但問卷顯示僅三成亞裔選民過去一年獲民主黨接觸,獲共和黨接觸的低至24%,兩黨似乎要向亞裔更積極拉票。分析認為,如今年選戰重演2016年般緊湊,如特朗普以些微差距奪下密歇根的境象,這樣相對細小但正在增長的選民投票率或足以左右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