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志願受測者接受新冠實驗疫苗的注射。美聯社
一名志願受測者接受新冠實驗疫苗的注射。美聯社

科學家曾提出方法,利用新冠病毒康復者的抗體血漿作為上臂注射,為人們接種以抵抗病毒多月,被視為疫苗之外最佳抗疫方法。但聯邦慢半拍的抗疫工作和對藥商誘因不足,令建議仍在紙上談兵。

醫生和專家指,利用這種已被引證有效預防甲型肝炎等病的技術,將抗體血漿注射到高風險一群,如醫護和護養院病人,甚至透過快速車道提供注射。

提出建議的是一名83歲帶狀皰疹研究員和一名愛滋病基因治療專家,已獲不少著名血液和免疫學專業人員的廣泛支持,包括全國新冠病毒血漿研究中心專家。

但《洛杉磯時報》調查發現,聯邦官員兩度拒絕討論建議的要求;至於藥商,雖然他們承認有關建議的可能功效,但已拒絕設計或生產血漿注射。缺乏興趣研發免疫注射,正值外界仔細檢視聯邦慢半拍的抗疫工作之時。

爭拗在於時間。聯邦衛生官員和藥商團體認為,研發以血漿為基礎的治療應聚焦於治療已經染疫的人,而非預防健康者受感染。

全國過敏及傳染病研究所所福西(Anthony Fauci)形容,上臂注射起疫苗作用是「非常吸引的構思」,但他認為科學家應首先證明新冠病毒抗體現時在全美醫院裡通過靜脈輸送給病人的方法實際是可行,「當你證明有功效,然後明顯下一步是將轉換成肌肉(上臂)注射」。

但質疑拖延的科學家認為,免疫注射容易相應增加,應該馬上進入臨床試驗,又指直至有疫苗問世,這種注射在疫情的關鍵時刻是似乎可以預防數百萬人受感染的唯一方法。

利用所謂恢復期血漿已廣泛被使用。逾28,000名病人已接受靜脈治療(IV treatment),初步數據顯示這方法是安全。研究人員正研究靜脈滴注產品會否徹底預防受感染。

血漿內的抗體可以濃縮,並用「免疫球蛋白」(IG)藥物以靜脈滴注或注射輸送給病人。IG注射被利用抵禦不同疾病已有數十年,預防甲型肝炎的IG注射1944年首獲牌照,更可治療近日接觸乙型肝炎或水痘的人。

但有免疫注射的倡議者指,業界不願投資一項很快會被疫苗取代的產品,因此政府應推出誘因彌補風險。聯邦已透過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投放數十億元進行疫苗研究,倡議者認為,為IG注射撥款作為邁向疫苗的橋樑會帶來相對溫和的價格。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