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裁定,總統特朗普須向紐約的檢察官提供個人和公司稅務紀錄的財務文件;但同樣裁定,阻止眾院索取類似信息。意味著至少在11月大選前,特朗普暫不用公開他的財務記錄。    合併圖片
高院裁定,總統特朗普須向紐約的檢察官提供個人和公司稅務紀錄的財務文件;但同樣裁定,阻止眾院索取類似信息。意味著至少在11月大選前,特朗普暫不用公開他的財務記錄。 合併圖片

陸祝明編譯

最高法院9日對特朗普是否須公開報稅紀錄的兩個訴訟做出裁決,允許紐約檢察官索取特朗普的紀錄,但阻止眾院索要類似信息,認為下級法院須進一步考慮權力制衡問題。兩起訴訟都被退回下級法院,意味著至少在11月大選前,特朗普暫時不用公開他的財務記錄。

綜合美聯社、《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報道,兩項裁決都以7:2通過,特朗普任命的兩位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在兩起訴訟中都和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一起,加入四位自由派大法官的行列。

高院否認特朗普所聲稱的總統擁有絕對豁免權,不接受他的律師和司法部認為的總統在職期間可免於調查,或檢察官須證明有異乎尋常的需要才可獲得特朗普報稅紀錄的觀點。羅伯茨認為,特朗普提出的標準將會嚴重阻礙國會履行職責。不過,對於眾院索取特朗普、他的家人和公司的銀行和其它紀錄,高院認為雖然國會有很大的權力索要,但這種權力不是無限的。

羅伯茨在代表多數派法官所寫的意見書中說,國會發出傳票索要總統特朗普的信息,引發可能破壞立法和行政系統分權制衡的擔憂,而下級法院沒有充分考慮這些問題,因此將案件退回,要求下級法院進一步審理。

羅伯茨補充說,特朗普也許仍可就傳票索要紀錄的範圍和相關性提出異議。眾議長普洛西認為,裁決對特朗普來說並非好消息,高院的裁決確認了國會可以行使監督權,國會將會在下級法院繼續訴訟。

高院將紐約檢察官索要特朗普報稅紀錄的訴訟退回下級法院後,不清楚下級法院何時下令執行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萬斯(Cyrus Vance Jr.)的傳票。萬斯表示,裁決是國家司法制度的勝利,他現在將可恢復調查。

保有特朗普報稅紀錄的會計公司Mazars USA已表示會遵守法庭的命令,不過因為大陪審團程序是保密的,因此特朗普的報稅紀錄一般情況下不會公布與眾。

雖然很多觀點被駁回,但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塞庫洛(Jay Sekulow)表示,很高興高院臨時禁止國會和紐約檢察官獲得特朗普的財務紀錄,他們將進一步在下級法院提出更多憲法和其它法律問題。

眾院委員會在調查特朗普和他的公司時,向銀行和會計公司索要特朗普的財務紀錄,而萬斯在調查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2016年大選期間向兩名聲稱與特朗普有染的女子支付掩口費時,向會計公司索取特朗普的報稅紀錄。特朗普以總統享有豁免權等理由要求法庭阻止兩項調查所發出的傳票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