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最大外賣平台GrubHub,程式可讓食客輕易搜尋餐廳,簡化下單及付款程序,但抽佣過高,讓餐館不滿。Grubhub圖片
全美最大外賣平台GrubHub,程式可讓食客輕易搜尋餐廳,簡化下單及付款程序,但抽佣過高,讓餐館不滿。Grubhub圖片

疫情下餐飲業被迫取消堂食轉而依賴外賣服務,導致外賣應用平台如Grubhub、Uber Eats等需求大增,不過業界反映這些平台抽佣比例太高,令餐廳利潤大減後難以生存。

綜合NBC及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以全美最大外賣平台GrubHub為例,程式可讓食客輕易搜尋餐廳,簡化下單及付款程序,公司也自設送餐車隊,餐廳無需僱用外賣員,但每筆網絡訂單提成佔了30%,透過應用程式以電話訂餐的費用也至少9元。

當外賣只佔餐廳業務一小部分時,這些收費自然不足掛齒,但在疫情困難時期卻成為沉重負擔,各地餐廳都設法說服顧客棄用應用程序,改為直接向店方下單。例如位於紐約市的Pitas and Sticks希臘餐廳,每當接到Grubhub訂單時都會在外賣食物附上字條,呼籲顧客支持小店,向餐廳直接下單以節省成本。

Pitas and Sticks的東主斯塔莫斯(John Stamos)表示,餐廳5年前開業以來,一直不倚重外賣平台,但病毒大流行令往日努力化為烏有,目前90%網上訂單來自Grubhub,因此被迫支付大筆佣金。斯塔莫斯至今已送出1000多張字條,許多顧客至此才知道應用程序會損害餐廳營利,願意改變下單方式。

同樣位於紐約的Bareburger餐館,則在店外展示巨大招牌吸引目光,並提供優惠鼓勵顧客直接在餐館網站下單。其他地區的餐龐東主也各出奇謀,加州Mesa Pizza Company餐館展開網絡輿論戰,在餐館網站、Instagram批評外賣平台令生意難以為繼,要求顧客直接致電下單,外賣自取更可獲贈麵包棒。

除了Grubhub外,DoorDash、Uber Eats、Caviar等外賣平台也向餐廳收取高達40%費用。這些公司上月在紐約被集體訴訟,原告質疑各家平台利用行業優勢,令消費者承擔高昂價格。

為了幫助飲食業度過困境,西雅圖、三藩市和首都華盛頓最近把外賣佣金上限定在15%,紐約也有意設立20%的上限。另外據報Uber有意收購Grubhub,兩間公司一旦合併將佔48%市場分額,業界擔心即使將來疫情退卻,仍然要依賴外賣平台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