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新冠肺炎患者人數攀升,醫療界在資源緊張下發出指引,提倡讓前線醫護參考不同因素,釐定病人使用緊急服務和維生機器的優先次序。同時,有醫院商討放棄搶救垂死患者,重點保障醫護人員以便繼續救人。

綜合《華盛頓郵報》和ABC新聞報道,賓州大學醫療道德及衛生政策教授哈爾伯恩(Scott Halpern)和匹茲堡大學深切治療道德小組主席懷特(Douglas White)23日向賓州各大醫院發出指引,設法讓前線醫護在有限的人手和儀器下,救治最多病人。指引建議,將病人分流並定下優先次序,以獲救機率最高、存活年期最久的患者為優先,同時提倡評分制,由主治醫生以外的獨立仲裁員評估。

根據評分標準,重病患者將按危急程度得到1至8分,分數愈低獲深切治療的次序愈高,但如末期癌症、失智症、慢性肺病等患者得分較高,意味著物資短缺時將較遲獲得照顧。

其他評分標準還包括年齡等因素,不過指引強調,無法得到深切治療的病人仍然會受醫治,院方甚至在需要時可提供舒緩照料。

有輿論認為,評分制變相在某些極端情況決定了病人生死。對此懷特解釋,這些都是悲慘的決定,他重申目前分配呼吸機的方法排除了大批患者,而且並不公平,反而評分制會是更公道的做法。

另一方面,部分醫院正檢討以往不惜一切搶救垂死病人的做法,在現時嚴峻的疫情下是否仍然合適。有醫院憂慮,口罩、手套和保護衣物短缺,搶救過程中前線醫護人員可能面對風險,假若他們被感染,將不能繼續履行職責照顧其他病人,令醫院壓力百上加斤。

芝加哥的西北紀念醫院正商討是否凌駕病人或其家屬意願,對新冠肺炎患者採取全面不搶救政策。深切治療部醫生溫德林(Richard Wunderink)表示,院方正向州長請示,查問此舉是否可行或會否違反州內法規。溫德林指這是人人關切的事情,醫院也與家屬進行了很多溝通,相信他們能理解目前的嚴峻處境。

喬治華盛頓大學醫院的管理層則表示,院方曾有類似討論,現時會繼續搶救新冠肺炎患者,但也會改動部分程序,例如以塑膠屏障阻隔空間,減低病毒傳播風險。也有其他大型醫療機構計劃,以個案評估的標準處理病例,而非一刀切不搶救病人。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