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審理擁槍法案,聽取各方證詞後,將在明年6月頒布裁決。    
資料圖片
最高法院審理擁槍法案,聽取各方證詞後,將在明年6月頒布裁決。 資料圖片

紐約市一條槍械管制法例引起訴訟後,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時態度審慎,似乎無意借助此案擴大民間的擁槍權。分析指,這次是高院近10年來首次受理同類案件,但結果或令擁槍權陣營失望。
綜合NBC及《紐約時報》報道,最高法院一眾大法官2日提問時,多條問題令人猜測法庭的最終決定未必對原告方有利。進步派大法官金斯伯格質疑,既然紐約市已經撤回爭議中的法案,紐約州也已立法,禁止州內的地方議會通過類似法案,那原告申訴的理由已不存在。另一名左派大法官索托馬約爾也表示,紐約州、市已經「扔了白毛巾(投降)」,原告方無需窮追猛打。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則追問,案中的法案是否的確已撤回,民眾違反的話會否遭受處罰,代表紐約市府的律師回答「完全不會」。不過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則認為,案件仍有辯論的空間。
案件的起因在於紐約市府較早前一度立法,規定持牌擁有手槍的民眾需將槍枝留在家中,前往練靶場途中手槍必須空膛而且鎖在槍盒內,槍主也不能持槍走出紐約市範圍。3名民眾及紐約州步槍及手槍協會隨後興訟,認為條文妨礙民眾參加射擊比賽或把槍枝帶往度假物業。原告方雖在曼哈頓地區法院及第二巡迴上訴庭敗訴,但最高法院受理案件後,紐約市撤回法案,紐約州也禁止地方訂立類似法例。
分析指,自從2012年康州發生桑迪胡克(Sandy Hook)學校槍擊案後,全國各地先後出台了大約300條收緊槍械安全的法律,紐約州、市為免高院裁決不利並連累其他地方,因此放棄法案。
事實上,當初高院受理此案時,即使屬於進步派的金斯伯格也認為紐約市立法不妥,假設民眾擁有第二套房產的話,或需為此購買第二把手槍,變相導致槍枝更加氾濫。
法律界人士預料,最高法院聽取各方證詞後,將在明年6月頒布裁決。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