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要求最高法院阻止紐約檢察官索取他報稅資料的傳票,標誌著特朗普與司法系統的較量進入新的階段。
綜合《華爾街日報》、美聯社、《華盛頓郵報》報道,位於紐約的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庭上周支持紐約州大陪審團對特朗普的會計公司Mazars USA發出傳票,要求提供特朗普從2011年起過去8年的財務紀錄。這一傳票是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萬斯(Cyrus Vance)調查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向兩位女性支付錢款的一部分。萬斯正在調查這些付款及被記錄的情況,是否違反了紐約州偽造商業文件的州法。
特朗普律師塞庫洛(Jay Sekulow)表示,州或地方對總統進行刑事調查違反憲法,在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且干擾總統開展重大的本職工作,傳票違憲因此不能執行。希望最高法院審理這一對憲法具有重大影響的案件,改變上訴法庭危險、有害的裁決。
紐約州檢察官今年早些時候對特朗普支付兩位女性封口費開啟調查,科恩在2016年大選前向兩位聲稱與特朗普有染的女性支付了數額達六位數的封口費,柯恩承認付款是為了影響選舉,特朗普集團償付了他的付款。
特朗普今年9月提出訴訟,阻止Mazars遵守裁決,律師稱特朗普在憲法上享有豁免權,可免於任何刑事調查,甚至像Mazars這樣的第三方也不能被要求與任何調查配合。聯邦地區法官10月駁回了這一說法,上周,第二巡迴法庭首席法官卡茨曼(Robert Katzmann)支持這一裁決。
卡茨曼援引案例支持紐約州發出傳票,認為總統律師提出的總統享有豁免權、執行傳票會影響總統職責的觀點並不適用本案,因為傳票是發給第三方,並不是直接向特朗普索取報稅資料。他寫到,「我們注意到從卡特以來的過去6位總統,都曾自願向公眾公開稅表,這支持了我們的結論,即披露個人財務信息本身,不可能影響特朗普行使總統職責。」
萬斯的發言人表示,他們將在下周向最高法院發出回應。雙方律師同意將迅速提供案情摘要。最高法院最早可於下個月決定是否接受特朗普的上訴,如果高院同意介入,可能將在明年初審理,在6月前做出裁決。案件的後續發展將考驗高院的獨立性,也將對憲法所規定的分權制衡機制做出檢驗。
另一方面,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庭全院,13日拒絕了特朗普請求重新考慮該庭合議庭要求Mazars遵守眾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傳票,提供總統財務紀錄的要求,預計特朗普的律師也將請最高法院阻止這一傳票。
(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