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部文件顯示,移民執法部門當初決定收緊邊境政策,為現在年幼偷渡客長期滯留的問題埋下了伏線。    法新社
■內部文件顯示,移民執法部門當初決定收緊邊境政策,為現在年幼偷渡客長期滯留的問題埋下了伏線。 法新社

特朗普政府的內部文件顯示,移民執法部門當初決定收緊邊境政策,為現在年幼偷渡客長期滯留收容中心的問題埋下了伏線,當局也知道措施將引發連串不良後果,但認為問題有助阻嚇外國移民來美,因此執意推行政策。媒體評論指,由此可見現在的邊境危機其實屬於人為。
《華盛頓郵報》經過深入調查採訪後報道,特朗普政府早在2017年1月執政後不久,便推行新政設下多重關卡,旨在使年幼偷渡客難以與在美的成年親人團聚,比如當事人需要留下指紋、填寫額外文件等,一方面使得官方留下紀錄,日後有需要可以追查在美的無證移民,另一方面也拖慢了兒童偷渡客來美的程序。資料顯示,當時官員已經預料到邊境收容中心將人滿為患,但依然決定以此向中美洲移民發出訊息,警告他們不要貿然北上。
從部門之間往來的文件可見,負責接受偷渡兒童的衛生部難民安置辦公室(ORR)在2017年夏天時,曾反對行政部門落實這套政策,當時的辦公室副主任懷特(Jonathan White)同年7月在備忘錄中表示,措施將是兒童移民滯留時間「顯著延長」,人均被拘天數將達95天,部門需要為此增設至少6500張床位。衛生部統計也曾預料,部門光是為了擴大收容能力便需要額外的6.86億元,相當於整個部門一半的規劃預算,然而政府當時並沒有向國會追加撥款。
衛生部發言人回應媒體查詢時,並不否認報道提到的具體數據,但堅稱來美的非法入境者人數創下新高,僅在5月便有9000名兒童需要政府照顧,是導致邊境人道危機的主因。發言人又指責任在於國會,民主黨議員應該立法解決問題。
移民官員回應時則稱,政府當初設計政策時恰恰是為了偷渡兒童的安全。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前任代理局長霍曼(Thomas Homan)說,政府需要作出艱難決定,但把關尺度可以調整,必要時可以放寬移民獲釋的標準,減輕收容中心壓力,但嚴打的訊息卻能收到長遠效果。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