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特朗普總統在9月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期間,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舉行雙邊會議。    路透社
圖為特朗普總統在9月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期間,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舉行雙邊會議。 路透社

陸祝明編譯

媒體披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今年9月曾為了獲得美國的軍事援款,計劃上CNN宣布他的政府將調查拜登是否曾施壓解僱烏克蘭前總檢察長,但在最後一刻白宮發出援款,他隨即取消了發表聲明的安排。

《紐約時報》報道稱,澤連斯基當時面臨痛苦的選擇:是屈從特朗普的要求公開宣布將調查拜登父子,還是拒絕這一要求但失去軍援款。兩位美國聯邦參議員告訴他,只有特朗普可以解凍那筆款項,如不能在9月30日前解凍,那筆錢可能將永遠失去。
雖然澤連斯基在7月25日與特朗普的電話中已私下保證,他的政府將會調查前副總統拜登是否施壓解僱烏克蘭總檢察長,以及烏克蘭是否干預2016美國大選,但特朗普的烏克蘭主要特使桑蘭德(Gordon Sondland)在國會作證中稱,特朗普政府扣住援款,施壓澤連斯基公開就這兩項調查發表聲明。公開發表聲明對特朗普來說在政治上要有用得多,不僅可以抹黑拜登,也可以從根本上否定穆勒的通俄門調查。
澤連斯基的高級助理就此討論了幾天,儘管避免捲入美國的黨派政爭一直是烏克蘭外交政策的第一規定,但4億美元的援助對烏克蘭也非常重要。最後,澤連斯基的幕僚還是決定讓步,並開始制定計劃,讓澤連斯基公開宣布將開啟調查。
澤連斯基的高級助理雅馬克(Andriy Yermak)和特朗普的另一烏克蘭特使沃克爾(Kurt Volker)隨後就建議中的公開聲明如何措辭展開拉鋸戰,沃克爾甚至為澤連斯基起草了聲明,其中提到那兩項調查。
在雅馬克就聲明的措辭談判時,情況變得明朗,雖然連月來有傳言說美國將會暫時扣住對烏克蘭的軍援款,但在8月早期援助被凍結獲得烏克蘭高級官員的證實。
根據美國烏克蘭大使泰勒(William Taylor)的證詞,特朗普要求澤連斯基上CNN發表講話,但澤連斯基的助理對任何可能激怒特朗普的行動都高度敏感,質疑上CNN是否是一個好主意,因為特朗普一直將CNN稱為「假新聞」。
基輔最後還是屈服於白宮的壓力,澤連斯基的幕僚計劃讓澤連斯基在9月13日接受CNN 新聞節目主持人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的採訪。
但在華府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救了烏克蘭,因為凍結軍援款的消息走漏,讓國會震怒,就在計劃接受採訪的兩天前,特朗普政府發出了那筆援助,澤連斯基辦公室於是迅速取消了採訪。
自那時起,特朗普政府官員一直堅稱,援款與公開聲明無關,因為對方沒有發表聲明就已發出。不過桑蘭德等外交人員在國會作證時卻稱,凍結援助是交換條件的一部分,為的是強迫澤連斯基公開發表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