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在通烏門事件中越陷越深,兩名重要證人向國會作供時,總共480次提到朱利安尼的名字,顯示他雖無正式官職但仍越權謀政。朱利安尼已經聘請律師,協助日後可能出現的麻煩。
綜合《華盛頓郵報》及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兩名披露朱利安尼角色的證人分別是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蘭德,以及代表烏克蘭特使沃克爾(Kurt Volker)。
其中桑蘭德向眾院調查人員表示,朱利安尼與烏克蘭部分派系曾有宿怨,在特朗普倚重之下得以主導對烏外交事務,基本上繞過了國務院的外交體系。至於沃克爾(Kurt Volker)則表示,他與桑蘭德經常需要與朱利安尼商討,甚至決定澤連斯基某次公開聲明應使用何種語言。
沃克爾與桑蘭德在證供,提及朱利安尼的次數遠超任何白宮或內閣官員。根據兩人的說法,朱利安尼在對烏事務上握有重權,而又不像正式官員般受到約束,以至於特朗普在7月底與澤連斯基通話時,表明朱利安尼會聯絡澤連斯基。
沃克爾作供指,特朗普曾向他與桑蘭德表示,朱利安尼認為烏克蘭人「全部都貪腐、差勁」,早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便企圖擊敗特朗普。桑蘭德則承認,外交事務應由國務院負責,但部門似乎對朱利安尼毫無辦法。
澤連斯基5月當選上任時,沃克爾、桑蘭德曾聯同能源部前部長佩里(Rick Perry)及共和黨籍參議員約翰遜(Ron Johnson),遊說特朗普與烏國新領袖會面,但特朗普態度冷淡,並指示他們「跟朱利安尼談談,他知道烏克蘭所有事情」。
面對形勢不妙,朱利安尼6日發推特表示已聘請律師團隊,其中一人是曾任紐約聯邦檢察官,並要求紐約市府特赦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的律師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