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議院放棄傳召白宮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庫珀曼(Charles Kupperman)就烏克蘭事件到國會作供,避免庫珀曼要求法庭介入仲裁後阻礙進度。
分析指,事件顯示眾院民主黨可能已掌握足夠證據,不願為了一名證人而拖慢全盤調查。
CNN報道,眾議院6日宣布決定後,也表明無意再次發出傳召令。有議員解釋,庫珀曼礙於白宮的禁令不願赴國會作供,甚至要求法官仲裁,他到底應服從行政部門的指示還是立法機關的傳召,考慮到相關聆訊勢必拖延調查,眾院因此改變了初衷。
眾議院在5日致函庫珀曼的律師古柏(Charles Cooper)表示,倘若庫珀曼並非刻意拖延,就應該撤回訴訟,然後出席聽證會交代一切。信中寫道,白宮一直宣稱總統享有絕對豁免權,並阻止官員出席國會聽證會,但許多現任和前任官員都大膽抗命,庫珀曼應以這些證人為榜樣,而不是接受白宮不當擺佈。
按照之前多名證人的說法,特朗普7月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電話期間,曾施壓要求烏克蘭政府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當時庫珀曼也有旁聽電話,因此是關鍵證人之一。
庫珀曼原定上月底出席國會閉門聽證會,但臨時入稟首都華盛頓的聯邦法院尋求指引。根據古柏的說法,庫帕曼處於左右為難的局面,他本身作為總統特朗普的顧問,不能違背白宮的禁令,但另一方面國會的傳票又不容忽視。庫珀曼是否出席聽證會,也關係到其上司、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博爾頓被指在7月10日,也就是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電話前半個月,已經知道華府有意扣起對烏克蘭的軍援,以此作為要脅,當時博爾頓曾質疑安排不當,並向駐歐盟大使桑蘭德(Gordon Sondland)大發雷霆。
事實上,眾院原本希望博爾頓本星期作證,但由於博爾頓與庫珀曼聘請同一律師,暫時未知博爾頓會否以同一方式入稟法院,避免傳召。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