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烏臨時大使泰勒證詞公開,泰勒透露,他清楚理解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與該國是否調查拜登掛鉤。美聯社
駐烏臨時大使泰勒證詞公開,泰勒透露,他清楚理解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與該國是否調查拜登掛鉤。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眾議院調查員6日公布駐烏克蘭臨時大使泰勒(Bill Taylor)閉門作證的證詞。泰勒在證詞中表示,他「清楚理解」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在該國展開可能令總統特朗普從政治上獲益的調查前不會發放。
綜合《華爾街日報》及NBC新聞報道,泰勒在上月的閉門聽證會上告訴國會調查員,美國是否發放對烏克蘭接近4億元的援助,與該國是否同意發起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及據稱的干預2016年美國選舉的調查掛鉤。
雖然泰勒證詞中這部分主要內容當時已被報道,但6日公布的證詞令人們可以一窺有關聽證會的更多詳情。
紀錄顯示,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州民主黨人謝安達問泰勒,他是否認為扣起軍事援助與那些調查有關時,泰勒答道,「那是我的清楚理解」,在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承諾展開那些調查前,軍事援助款項不會發放。他還表示,他是根據與其他官員的討論得到的理解。
泰勒還在證詞中表示,在8月底援烏款項被扣起的消息傳出後,他給國務卿蓬佩奧發電報表達關注。他表示曾警告蓬佩奧,若發生這種有條件交換情況,可能會導致他辭職。
泰勒還表示,雖然不他認為烏克蘭官員在事件公開前已經知道軍事援助被扣起,但烏克蘭當局認為會有另一個潛在的交易:用特朗普與澤連斯基在白宮的會面交換那些調查。他說,烏克蘭一名國安高官認為,情況將會是那樣。泰勒還說,他認為澤連斯基應該曾獲得這一情況的簡報。泰勒說:「我認為,這對於烏克蘭方面而言已經再清楚不過,為了獲得這個他們希望的會面,他們要承諾展開那些調查。」
公開的證詞顯示,泰勒還在上月的作證中表示,他對特朗普政府對烏克蘭通過兩種渠道實施外交政策感到擔心:一種渠道是通過國務院;另一種渠道則是通過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
公開的證詞也顯示泰勒這位職業外交官及其他人在今夏對他們認為的以朱利安尼為首的影子外交的關注。朱利安尼被指有意施壓烏克蘭政府發起那些調查。泰勒的證詞指,他7月10日會晤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幕僚長及外長時,後者從總檢察長盧申科(Yuriy Lutsenko)獲悉,美烏兩國總統的電話會議未必會舉行,並稱這一信息是由朱利安尼告訴盧申科。盧申科向朱利安尼灌輸很多有關烏克蘭干預美國選舉及有關拜登父子的信息。
泰勒還指要澤蘭斯基發表公開聲明,承諾烏國將發起對拜登及2016年選舉的調查,也是朱利安尼的主意。對於泰勒的指稱,朱利安尼6日發出一系列推文回應,稱他要求進行有關調查,只是一位辯護律師純粹為了保護他的客戶免受不實指稱影響。
泰勒的證詞是眾院3個委員會本周公開的第五份證詞。眾院情報委員會將泰勒視為通烏門調查的關鍵眾人,於6日宣布,計劃要泰勒11月13日公開作證。
特朗普否認在對烏問題上有任何犯錯,並極力淡化於泰勒證詞的影響,稱他從來不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