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副總統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涉貪風波再有新進展,有了解亨特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 Holdings角色的人士透露,亨特擔任董事期間權充「名字厲害」的「禮儀人物」(ceremonial figure),每月收取83333元「顧問服務費」。
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亨特在Burisma擔任董事期間,有樂於幫忙的非執行董事之稱,他的顧問公司在2014年4月起開始的18個月期間,從Burisma收取大約340萬元。有10多名Burisma高層人士、烏克蘭前檢察官透露,亨特在Burisma負責提供法律意見、公司財務及策略建議,而他在Burisma的5年合約在今年4月結束。有3名知情人士表示,亨特在合約期間從未為了公司業務前往烏克蘭,他即便擔任董事,也無法讓公司免受最嚴峻的挑戰,包括烏克蘭執法部門針對Burisma億萬富翁東主、前生態和自然資源大臣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一連串刑事調查,例如擔任部長期間涉嫌稅收違規、洗錢和簽發牌照給Burisma。
亨特在Burisma 涉貪行為,挑起總統特朗普的注意,7月25日致電烏國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施壓,要求對方作出調查,並暗示美國會向烏國提供2.5億元軍事援助。中央情報局(CIA)有人員取得通話文本後,將資料提交國會眾議院,最終觸發「烏克蘭門」,眾院也因此啟動彈劾總統調查。
「烏克蘭門」9月下旬曝光後,亨特延至本月13日才在爭議聲中打破沉默,他的律師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在公開聲明中透露,儘管進行了廣泛的審查,但從沒有國內或國外的執法機構,指控亨特在5年任期中任何時候從事不法行為。
亨特15日接受ABC訪問時也表示,現在回想自己當初在父親擔任副總統期間,加入Burisma董事會決定的判斷不佳,但「我是否出於某些道德失誤而犯錯?絕對不」。亨特在訪問中也再次強調,沒與父親討論自己與烏克蘭的業務往來,父親也只曾告訴他「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49歲的亨特是個受過訓練的律師,曾經任職美國一家公司的董事會,還與耶魯大學同學阿徹(Devon Archer)及前國務卿克里的繼子亨氏(Christopher Heinz),一起建立投資公司。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曾經在推特發文,聲稱擁有拜登事件的相關證據,接受霍士電視台訪問期間更揮動一部平板電腦,聲稱板腦儲存了部分相關訊息。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