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一位主管烏克蘭政策的官員本周在國會作證時稱,他早在2015年就曾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擔任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董事提出過擔憂,但被拜登的一位下屬以拜登沒有精力處理回絕。
綜合《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報道,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15日在國會披露,他曾擔心亨特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擔任董事,將會讓美國在向烏克蘭官員傳達避免利益衝突的重要性時遇到困難,也擔心烏克蘭官員將亨特視為向拜登施加影響的渠道,他說,「不管是否有何不對,但觀感不佳」。不過,當他向拜登的辦公室提出這一問題時,一位下屬告訴他,拜登沒有精力去處理這些事,因為他的另一個兒子正身患癌症。
《華盛頓郵報》此前曾報道拜登的顧問曾討論過亨特在外國的工作是否會被視為利益衝突,一位顧問非常擔心,曾向拜登提及此事。肯特在作證時沒有提到他接觸的拜登下屬的名字。拜登一位前高級國安助理表示,他記不起曾聽到肯特表達過這樣的擔心,也從來沒有聽到當時的駐烏克蘭大使提出關切,記憶中裡亨特的問題浮出水面是在2015年12月,當時拜登前往烏克蘭發表反腐演講,《紐約時報》對亨特的角色做出了報道。這位前助理不認為亨特的角色,對拜登在烏克蘭的工作造成了實質性影響。
亨特在2014年加入Burisma,月領5萬美元。同一年,拜登開始負責推動烏克蘭國內反腐工作。外界質疑拜登,他主導美國對烏克蘭的政策,但為何未預見到兒子任職烏克蘭一家公司的董事,可能會存在利益衝突。
特朗普今年7月25日在和烏克蘭總統通電話時曾請對方調查拜登父子,特別是調查拜登是否曾施壓烏克蘭解僱一名當時正在調查Burisma的檢察官。拜登聲稱,他從未和亨特談過兒子在烏克蘭的工作,稱他是在看新聞時才知道兒子在Burisma公司擔任董事。
亨特本周在接受ABC採訪時稱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但承認在接受Burisma董事一職時缺乏判斷。拜登也在本周發表聲明,承諾如果他當選總統,他的家人將不會與任何外國公司或任何外國人有生意關係,但在15日晚的民主黨總統初選辯論中,拜登兩次被問到為何他在擔任副總統時沒有採取這樣的政策,拜登避而不答。特朗普和共和黨人對有關報道做出回應,特朗普說,肯特「嚴厲批評了奧巴馬政府和拜登父子」,稱他認為「拜登的兒子有很大問題」。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