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道,朱利安尼牽涉烏克蘭事件的程度極深。路透社
媒體報道,朱利安尼牽涉烏克蘭事件的程度極深。路透社

媒體報道,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牽涉烏克蘭事件的程度極深,為了套取民主黨的黑材料,曾經遊說國務院及白宮向烏國的前任檢察官發出簽證,同時指責時任駐烏克蘭大使與前副總統拜登立場接近,最終迫使對方離職。
CNN獨家報道,國務院分管歐洲及歐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本星期接受國會閉門約談後,披露了朱利安尼介入烏克蘭事件的內幕。四名消息人士分別證實,根據肯特的證詞,朱利安尼早在今年1月,便要求國務院向烏國前任檢察官蕭柯金(Viktor Shokin)發出簽證,當國務院拒絕後,朱利安尼再遊說白宮推翻決定,但始終沒有達成目標,最後朱利安尼只能透過網絡通訊與蕭柯金談話。據悉,朱利安尼1月23日與蕭柯金接觸時,蕭柯金宣稱民主黨與烏克蘭部分人士有往來,並提到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
值得注意的是,蕭柯金在歐美外交界的聲譽並不高。他擔任烏國首席檢察官後被指反貪不力,2016年在西方多國政治領袖的壓力下辭職,當時仍是副總統的拜登也反對蕭柯金留任。媒體分析指,拜登的立場相信與兒子無關,因為亨特雖是烏國能源公司Burisma的董事會成員,但沒有證據顯示這宗人事任命涉及貪污,而且蕭柯金離職時,亨特的案件也已擱置兩年,對拜登及亨特並不構成威脅。
而在朱利安尼與蕭柯金談話期間,朱利安尼另外曾留下筆記,質疑時任駐烏克蘭大使尤凡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的立場「親近拜登」,而且從中作梗,拒絕了蕭柯金的赴美簽證申請。假設這段紀錄屬實的話,也就解釋了朱利安尼為何遊說特朗普撤換尤凡諾維奇。
尤凡諾維奇之前向眾院情報委員會作供時披露,自己遭到白宮的壓力,最終在5月被提前召回。她在供詞中同時表明,自己與拜登同在政府多年,期間有過幾次接觸,但不論是拜登本人還是奧巴馬政府的其他官員,從來沒有向她提及亨特或者Burisma的議題。
自從通烏門曝光後,除了特朗普涉嫌以軍事援助為要脅,迫使烏克蘭調查拜登外,朱利安尼也備受非議,涉嫌以總統私人律師的身分不當介入對烏外交。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