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烏克蘭事件舉報人的備忘錄揭露,有白宮官員也認為總統特朗普的行為瘋狂。美聯社
■據報道,烏克蘭事件舉報人的備忘錄揭露,有白宮官員也認為總統特朗普的行為瘋狂。美聯社

烏克蘭電話事件舉報人、一名中情局(CIA)官員在舉報備忘錄中說,一位曾聽到特朗普7月25日與烏克蘭領導人電話交談內容的白宮官員,將那一電話稱為「瘋狂」、「令人恐懼」,在第二天因為電話可能產生的後果而渾身顫抖 。
《紐約時報》報道稱,舉報人在兩頁紙的備忘錄中說,白宮中至少有6人對產生了明顯的擔憂,認為電話大大超出了傳統外交的範圍。
這份備忘錄讓人看到舉報人至少與白宮一位官員有過溝通,而這促使他向情報部門總監察長艾金森(Michael Atkinson)提出正式舉報。目前不清楚舉報人所稱的這位與他談話的白宮官員,是否就是曾向艾金森提供信息的第二名舉報人,抑或另有其人。
舉報人在7月26日的舉報中寫道,這位白宮官員似乎急於通知一位信得過的、同時是國安系統內的同事,告訴對方這一電話事件。舉報人說他與這位白宮官員僅交談了幾分鐘,「因此,我只能收到要點」。
備忘錄還記錄了知道電話內容的白宮助手,心慌意亂下幾乎立即開始互相詢問是否需要向電話中未提及的上級官員報告此事。而白宮律師最初以為可以控制事態,但隨著消息散播,其後做出了將電話記錄文本存放在最高級別機密系統中的決定。此舉也凸顯了電話內容的不同尋常。
備忘錄詳細描述了電話的關鍵方面,包括特朗普要求對前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進行調查,以及關於烏克蘭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的說法。
文件顯示,在提交舉報時,舉報人指出可能會用來指控他對特朗普存在偏見的幾個事實,其中兩項被塗黑遮蔽,第三項是舉報人是一名登記的民主黨人。
舉報人的律師對此在推特上回應,質疑政黨登記能否就證明其當事人不可信。「我們不會對身分信息發表評論,但如果這是真的,就是偏見嗎?」
不過,舉報人隸屬民主黨和其它事實一旦公開,可能會讓特朗普和他的共和黨盟友認為,舉報人的行為是出於政治動機,或者其政治觀點在他評估從其他政府官員處聽到的信息並在舉報中總結時可能產生影響。
艾金森開始審閱舉報時也曾發現,「舉報人支持特朗普一名政治競選對手,可能存在政治偏見」,但認為這不影響報告的緊急性和可信性。
舉報人在提交舉報時曾填寫一份表格,問及他在舉報前曾採取哪些其他行動。舉報人勾選的欄目顯示,他曾與情報部門的另一官員反映情況,可能是指CIA法律顧問艾伍德(Courtney Elwood)。舉報人在接觸艾金森前,曾通過一名中間人向艾伍德報告了電話事件。
但是舉報人沒有勾選他曾與國會或其委員會交談。這與他在提出舉報前,曾接觸眾院情報委員會一名助理的事實不符。故意隱瞞這類情況是非法行為。
(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