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引發卡瓦諾新一輪性騷擾爭議的,是《紐約時報》兩名記者將於本周出版的新書,書中追溯至卡瓦諾在耶魯大學的時代,發現他不止一次涉嫌酒後騷擾女同學,更披露了一宗當時參院在聽證會上沒有提及的個案。
綜合CNN、《紐約時報》和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紐時》記者伯格賓(Robin Pogrebin)與凱莉(Kate Kelly)在新書《卡瓦諾的教育:調查》(The Education of Brett Kavanaugh: An Investigation)中,談到了卡瓦諾耶魯時代至少兩宗個案,其中一宗雖然有向聯邦調查局(FBI)備案,但卻從未公開,也沒有引發後續追查。書中引述卡瓦諾當年一名同學史泰爾(Max Stier)說,卡瓦諾曾在宿舍派對中喝醉酒,然後脫下褲子把陽具塞到女同學的手中,後來卡瓦諾在大法官提名過程中,他曾向參議院和聯調局匯報事件,但聯調局並沒有跟進。
史泰爾現在於首都華盛頓經營非牟利組織,他披露的若干細節與新書中另一宗指控吻合。第二宗指控其實在去年卡瓦諾的提名聽證時已為人所知,但這次新書又深入了解了更多背景。根據女事主拉米雷斯(Deborah Ramirez)描述,事發在1983年她入讀耶魯的第一年,在某次宿舍派對中同樣是新生的卡瓦諾也是喝醉,然後當眾脫下褲子把陽具塞到她面前,拉米雷斯揮手擋開時無意碰到。
除了拉米雷斯之外,去年還有另一名女事主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卡瓦諾性侵犯,指自己在派對後被卡瓦諾壓在身上。伯格賓與凱莉撰文解釋,拉米雷斯的事件嚴重程度固然不及福特的經歷,但也涉及不少問題。
首先卡瓦諾接受參議員質詢時否認拉米雷斯的指控,還說如果事件屬實將成為校園話題,而後來的發展證明校園內外的確有人談論此事,知情的局外人至少有7個,當中還包括拉米雷斯的母親,卡瓦諾2名同學在派對後數天也聽到了傳言。
分析指,從此可見民主黨不少參議員指卡瓦諾撒謊誤導國會,其實也有理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