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部長阿科斯塔頂住民主黨人要他辭職的呼聲,10日公開為他十多年前在佛州就金融大亨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性罪行指控達成認罪協議中所扮演的角色辯護,稱若非他領導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介入,愛潑斯坦早已被地方檢察官判無罪。
綜合《紐約時報》、《華盛頓時報》等報道,阿科斯塔當天罕有地在勞工部總部舉行在全國電視上播出的記者會,為他在2008年與金融大亨愛潑斯坦達成寬大優厚的認罪協議中所起的作用辯護。阿科斯塔當時擔任南佛州聯邦檢察官。他表示,他當時面對艱難選擇:是接受沒有他希望那樣嚴厲的認罪協議;抑或進行要害怕作證的證人出庭的審訊。他還指出,如果進行庭審,由於「一連串的因素」,可能導致被告不被定罪及判刑。
阿科斯塔同時將對愛潑斯坦的寬大判刑歸咎於佛州檢察官,稱如果沒有他所領導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的介入,這名戀童癖億萬富翁就不可能會被判刑。根據認罪協議,愛潑斯坦被判監13個月,但根據協議,他獲准一周6天在他的辦公室工作。不過他要登記為性罪犯。
阿科斯塔在記者會上說,當時佛州棕櫚灘的州檢察官已準備放愛潑斯坦一馬,不用判刑。這時他的辦公室介入,並談判到根據證據可以作出的最好結果。阿科斯塔說:「簡言之,當時棕櫚灘的州檢察官辦公室已準備不判愛潑斯坦任何刑罰。沒有任何刑罰。而我所在的前辦公室的檢察官們認為,那樣做完全不可接受。」他堅稱,是他的辦公室力推判刑、給受害人賠償及要愛潑斯坦登記為性罪犯。他說:「沒有我們檢察官的工作,愛潑斯坦早已逍遙法外。」
阿科斯塔表示:「我想幫助她們。那是我們要介入的原因。那是我辦公室的檢察官採取的行動—他們堅持他要坐牢,並告訴全世界,他過去是,現在仍然是性掠奪者。」阿科斯塔還指出,那些案件複雜,尤其是涉及兒童。他還指這宗2008年的裁決現在被用「事後諸葛亮」的方式審視。他稱現在對受害者的方式與以前也截然不同。他指出:「事實是重要的,而事實現在被忽略了。」阿科斯塔這個記者會,被視為是他能否保住職位的一個重要考驗。阿科斯塔表示,他曾與總統特朗普交談並相信獲得總統的支持。他還否認白宮幕僚長建議將他革職的報道。據知情人士說,阿科斯塔這個記者會,是特朗普建議他舉行。特朗普9日公開稱讚阿科斯塔,指他工作出色,但同時也表示,白宮將認真調查這個問題。(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