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歲的亞爾貝特畢業後無法償還高額學償,寧可放棄國籍前往中國當英語老師。    網上圖片
39歲的亞爾貝特畢業後無法償還高額學償,寧可放棄國籍前往中國當英語老師。 網上圖片

賓州一名男子畢業後無法償還高額學償,寧可離開美國前往中國當英語老師。他形容「美國夢並不存在」,自己不得不逃離這個「債權人的監獄」。
雅虎新聞報道,39歲的亞爾貝特(Chad Albright)2007年畢業,時值經濟大衰退難以覓職,離校2年後只能找到送披薩的工作,奈何家境並不富裕,本來就在披薩店兼職至25歲,才有積蓄進入米勒斯維爾大學(Millersville University),但求學期間的租金、學費及書簿費接踵而來,最後他只得向學債伸手。
學業完成後,亞爾貝特的公共政策學位對求職作用甚微,只換來面試官一句「現在需要有10年經驗的求職者」,前路茫茫之下他每月還要償還400元學債。經過連番挫折後,他承認,社會自幼灌輸的「美國夢」根本是鏡花水月,現實讓他發現多勞並不代表多得。
亞爾貝特在太平洋彼岸找到出路後,從2011年開始在廣東中山擔任兒童英語老師,月薪約1000美元,不但能應付當地生活,還能讓他享受在美國無法奢望的生活,比如外出旅遊等。他形容,離開賓州後生活大幅改善,「為何我要回去?」
根據統計,賓州的大學生平均學債全國最高,達3.6萬餘元,並全國平均數字2.8萬餘元高出一截。
對於亞爾貝特遠走他鄉的做法,學債問題專家肯特羅惠茲(Mark Kantrowitz)表示,離開美國並不代表學債消失,雪球只會越滾越大,年輕人避債只會令生活更艱難,欠債亦可以從薪金及社會福利中扣除,影響未來生計。事實上,亞爾貝特已因拖欠學債而信用評級極低,回國的話難以購買汽車等大宗商品。
從網上流傳的故事可見,亞爾貝特的例子比比皆是。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坦言,學債正在高等教育界製造危機,受影響的除了學生還包括納稅人。而賓州的共和黨籍州議員基弗(Dawn Keefer)表示,學債問題難以簡單解釋,但社會應讓學生知道大學並非唯一途徑,學生選科時也應結合實際,或考慮入讀社區大學減低負擔。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