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興訟,阻撓國會調閱其財務文件的案件14日開審,特朗普的法律團隊認為,國會無權索取紀錄,但主審法官質疑有關主張,並認為司法體系未必有權阻撓國會所代表的立法體系。
綜合CNN、politico.com和英國《每日郵報》報道,這次審訊的焦點在於,長期協助特朗普處理財政的會計師事務所Mazars USA,是否需要遵從眾議院賦稅委員會的傳召令,提交特朗普及其公司的財務紀錄。
主審法官梅塔(Amit Mehta)審訊甫開始即強調,聯邦法院限制國會調查範圍的審訊並不尋常,他難以採納特朗普律師團隊的觀點,判定國會在事件中違憲,原因在於國會具有重要的「知會功能」,無需證明對總統的調查是否正當,也無需為此提供清晰的立法目的。
梅塔在庭上嚴詞質詢特朗普的代表律師,強調國家自1880年以來,未曾有任何一宗案件證明國會越權,非法傳召證人或調閱文件,國會以往也開展過多次重要調查,比如尼克遜時代的水門案、克林頓時代的白水案等等,白宮不應動輒反對。期間梅塔同意,國會權利的確應受外界限制,但此案卻不符合條件。
對於特朗普的法律團隊認為,國會沒有權利調閱總統的財務紀錄,梅塔反問說,自己總不能抱持既定立場,預先假設國會的行為違憲,如果法庭需要考慮國會能搜集什麼材料的話,等於讓「輿論驅動司法決策」。
在90分鐘的答辯中,特朗普的法律團隊多番表明,期望法院削減國會的能力,其中一名律師康索沃爾(William Consovoy)指,國會不應插手刑事調查,議員索取總統財務文件的做法也是「為了執法而不是立法」。但代表國會的律師則認為,議員的調查行動可以推動立法,而且行動會保持在憲法職權之內。眾議院總法律顧問萊特(Doug Letter)在庭上強調,國會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告知議員和公眾,「國會無意將特朗普送入監獄」,但卻依然有權調查是否有人犯法。在印度出生的梅塔,2014年由時任總統奧巴馬任命為首都華盛頓的聯邦地區法院法官,他較早前已經表明,案中不會偏袒任何一方,會「遵守所有法律責任」。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