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多嬰兒潮一代,跑到健身中心運動、改善身體健康狀況。華爾街日報圖片
■愈來愈多嬰兒潮一代,跑到健身中心運動、改善身體健康狀況。華爾街日報圖片

健身不一定是肌肉男女專利,銀髮族也可以追求「渾身是勁」,這股風氣也帶動長者私人健身教練需求上升,讓老友記之間一起為人生下半場作好身心預備。
《華爾街日報》報道,全美近年有愈來愈多嬰兒潮一代,跑到健身中心追求體形、手術後恢復或者改善身體健康狀況。國際健康、球拍類運動和體育俱樂部協會(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and Sportsclub Association)的統計顯示,2016年55歲或以上的健身中心會員人數有逾1350萬人,而2006年只有大約850萬人。
協會發言人波普勒(Meredith Poppler)認為,健身俱樂部的經營者都明白,較年長的X世代和嬰兒潮一代,擁有較充裕的時間和金錢用於健康,「吸引長者客戶的方法,就是僱用可以與長者和睦相處的工作人員」。
長者私人健身教練需求上升,主要源於長者都不大願意由年輕俊男美女教練示範鍛練方法。拉涅利(Lynne Ranieri)就是其中之一,她節食甩掉30多磅後,6年多前開始接受62歲教練邁克爾斯(Carol Michaels)的指導,「我不想有個20多歲年輕人,告訴我這個60多歲婦人應做甚麼、不能做甚麼」。
66歲的亨普希爾(Terry Hemphill)2015年問始,聘用58歲教練加西亞(Jesse Garcia)在三藩市一所健身中心一起健身,他同樣不想僱用年輕教練,「我不想找一個自負的教練,即便他是個超級天才,年輕人也難以了解身體老化所面對的情況」。
這種現象為40歲以上的教練創造了機會。國際運動科學協會去年向2.5萬人頒發私人教練證書,有10%年齡超過40歲,有5%超過50歲。但5年前的數據顯示,這兩個年齡組別的學員數目「幾乎是0」,連協會主席懷恩特(Andrew Wyant)也形容,數據出現一個巨大的變化。
在密歇根州春湖鎮健身和水上運動中心(Fitness and Aquatic Center)任職協調員的埃文思(Kim Evans),同樣留意到這個轉變。62歲的埃文思以前是有氧健身操導師,她參與管理層工作後,仍然繼續教導小組課程,方便與其他會員聯繫,但近年學員都問她會否一對一授課,「大家年紀相若,有一種瞬間的親和力」。
68歲的普蘭特羅斯(John Planteroth)是個退休資訊科技經理,一年前開始與埃文思一起訓練,當時他的臀部疼痛導致骨質疏鬆,醫生建議他進行重力訓練,「如果教練是個年輕人,我會很緊張,但埃文思非常了解我的承受能力」。
這類市場需求催生了第二事業。衛斯特布魯克(Nancy Westbrook)原本在俄勒岡州經營木材公司,8年前以56歲之齡成為私人健身教練,現在還兼任營養師,「我賣掉木材生意後,開始思考自己的身分是甚麼」,她於是健身甩掉25磅和8%脂肪,「這給我極大信心,我想與其他人分享」。
衛斯特布魯克認為,銀髮教練在健身中心極有優勢,「學員都知道我不會批評他們的身材,他們不會怕我,我們也可以就更年期、賀爾蒙和排便問題侃侃而談」。
在三藩市任職健身教練的加西亞以前是職業舞蹈員,曾經接受兩次心臟手術和多次踝關節手術,1990年代確診感染HIV病毒,他說很多學員都痛恨身體衰退,「我就正好告訴他們,我們正在衰老,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抵抗,而且我們也能夠做得到,他們明白我不是在胡扯」。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