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人生活忙碌,愛犬散步也可能要委託他人代勞,專業的遛狗服務應運而生。這些遛狗員不但要帶狗狗「放電」,而且會用筆記和電郵,精心製作狗狗在外面活動的愉快經歷,例如記錄狗狗上廁所次數,還有拍攝大量藝術照片。
《華盛頓郵報》報道,在華盛頓西北第14街,有個地點經常丟滿外賣雞肉的剩餘物。在遛狗員伊頓(Perry Edon III)的方言之中,這是一個「骨區」。
在三藩市,一隻狂嗅消防栓的狗狗,可能是在磨蹭,但在遛狗員格里芬(Christy Griffin)的筆下,這隻狗狗是在「查看她的電子郵件」。
44歲的格里芬表示,一趟長約1小時的遛狗旅程,她會傳送6次或8次資料,視乎情況而定,而且會隨身攜帶寵物零食,吸引狗狗拍照時盯準鏡頭,「然後我就要提交一份完整報告,內容不僅包括撒尿和大便,還包括整體幸福感覺,以及這隻狗狗會否與其他同類交際」。
格里芬去年曾經遛過一隻名叫「史蒂維·尼克斯」(Stevie Nicks)的狗狗,他在筆記中詳細提到,狗狗從灌木叢下撿了一根雞骨頭,「嘎吱嘎吱地踩在上面,摔成了三塊」。
在另一次散步結束時,格里芬寫道,「她從她的小鬍子之中挑出了狐尾草」,之後才清晰地解釋狐尾草其實是「牆角院子的籬笆」。遛狗者的筆記內容,通常比褓姆照顧小朋友的報告寫得更詳盡,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狗狗有否小便,就是乾淨的地毯和蒸汽清潔器租賃的分別,同時也因為很多狗主認為,狗狗只是那種不能報告自己生活的小孩。
37歲的莫拉加(Henry Moraga)在加州奧克斯納德市(Oxnard)生活,每個工作天都會帶3隻至12隻狗狗去散步,「我有一個3歲女兒,我得出的結論是,有些人把他們的狗狗完全當成孩子一樣對待」。他每個月送出賬單時,都會在自製信箋附上一張手寫的便條,告訴狗主「這個月牠們都做了些甚麼,學到了甚麼,下個月我們計劃做甚麼」。
洛克伍德(Natalie Lockwood)曾經是幼兒園教師,現時在西雅圖為人遛狗,她談到養狗人士與育有年幼子女的家長時說,「我想說幾乎是扯平了,有些人會想說個沒完沒了」。對於那些確實想知道一切的人,洛克伍德還是很樂意幫忙,她記得有次帶客人的愛犬出街,沒料到狗狗不僅會走路,而且還會游泳,她於是將這段經歷告訴狗主家人。
遛狗服務公司Rover 要求遛狗員完成一份標準化的「成績單」,當中包括到達和下車時間、路線和進站。
但Rover主管懷特(Jenna White)表示,如果添加照片和親撰內容,「遛狗者可以真正發光」。公司訓練新遛狗員的時候,也會展示一些特別有說服力的故事,以及對照片的建議。懷特認為,好照片具備良好光線,而且沒有太多的動感,如果在當地地標拍攝的話,效果更好,「持續的雙向溝通是邁向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我們從狗主聽到的是,細節越多越好」。
28歲的伊頓2014年開始做遛狗員,他說他的幽默訊息是他「古怪」性格的延伸, 「這絕對不是一種普通的複製和貼上的內容,狗會鬧脾氣,牠們會有態度、會生病、會感覺不好、會經歷情緒波動,我作為牠們的散步者,喜歡向牠們的主人重申這一點」。
伊頓認為,這種溝通方式培養出來的親密關係,意味著遛狗員有時也開始被當作家人來對待,一名客人曾經向他提出很多關於如何處理狗狗的問題,讓他覺得自己是在「共同撫養」狗狗。本報訊